第1042章 佛牙舍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三百九十九章佛牙舍利

  李世民用了很久时间才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贞:“贞儿,你确定你们没有看错?这当真是佛牙舍利?”

  “是啊殿下,这事儿可不能含糊,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咱们大唐可是要闹笑话的。”房玄龄也道,佛牙这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此物真的是佛祖的舍利子的话,整个佛门都要爆炸了,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宝物输回去的——这个办法指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这颗佛牙,哪怕李世民提出再如何苛刻的要求,只要不是让全大唐的僧人集体去死或者让佛教势力退出中原这种离谱的要求,佛门都会答应的。

  所以佛牙的真实性非常重要,否则万一佛门真的答应了李世民的要求,结果回去后却发现佛牙是假的,那可就好玩了——说不定自以为被耍了的佛门,真的会爆发也不一定呢。

  “这种事情本宫怎么敢胡说八道?这是由辛哈拉普大王亲自献给父皇您的礼物,他敢弄假货戏弄您吗?”李贞举着佛牙舍利朗声道:“此佛牙乃辛哈拉普亲手献出,因此此物必定是来自狮子国无疑,而在东晋高僧法显曾经去过释迦牟尼佛诞生地蓝毗尼和迦毗罗卫国故城,另外也去了一趟僧伽蓝国(狮子国的另一个名字),亲眼见到了佛牙,在其著作《佛国记》中就有过记载:‘城中又起佛牙精舍,皆七室作┄佛齿常以三月中出之。……至齐日则开门户,礼敬如法。’

  其后十余年,智猛也来到迦毗罗卫国朝拜佛牙等圣物,慧皎《高僧传,智猛传》也有所记载:‘西南行千三百里至迦毗罗卫国,见佛发、佛牙及肉髻骨。佛影、佛足迹,炳然具存。

  除此之外,本宫的人在整理玄奘法师尚未完成的《大唐西域记》遗稿的时候,也在其中发现了对佛牙舍利的记载:新城东南十余里,故城北大山阳,有僧珈蓝,僧徒三百余人。其窣堵波中有佛牙,长可寸半,其色黄白,或至齐日,时放光明(其实历史上玄奘是没有去过狮子国的,不过这一次他是被唐军从海路送回来的,途中经过了狮子国,于是他顺便去参观了一次佛牙舍利)。’

  这么多高僧都亲口证明,而此佛牙也的确是从狮子国的都城外大阳山上最豪华的寺庙中得到的,还被狮子国的辛哈拉普大王亲自验证过,怎么就不是佛牙了?”

  “可是这枚佛牙怎么和庄严寺的那枚不一样啊。”有人站出来质问道。

  李贞冷笑道:“这本宫就不知道了,本宫手中的佛牙传承有序,从狮子国得到的资料可以一直逆向查到释迦摩尼坐化,反倒是庄严寺的那枚佛牙是被法献神僧于无名处得到的……所以你不该问本宫,你应该去问法献啊。”

  他说的庄严寺的那枚佛牙也是释迦摩尼佛的舍利子之一,据说当初释迦摩尼荼毗(火葬)之后,留下的舍利子不少,但是牙齿所化的却只有四枚(也有说七枚的),而在这四枚佛牙舍利中,只有两枚保存了下来。

  佛牙舍利不但在今日至尊至重,在佛陀圆寂后的时代也是极为珍贵的宝物。当时各国为了争夺佛舍利,曾陈兵城下,象兵、马兵、车兵、步兵严阵以待,扬言不惜身命,当以力取。在此紧急时刻,一位名叫香姓的婆罗门僧侣从中调解,建议大家均分舍利,以避免引起争战。此议被前来争夺舍利的八国国王所接受,於是舍利被分为八份(佛陀留下的舍利很多,除了佛牙之外还有头发肌肉骨骼等等),每国一份各自请回建塔供奉,即佛牙舍利塔。这次事件佛教史称“八王分舍利“,在以后漫长的历史中,佛舍利因或战争、或灭国、或劫掠、或偷盗等等各种因缘逐渐流散至世界各地。

  印度历史上外侵内乱不断,异族异教间的斗争亦层出不穷。释迦牟尼佛圆寂不久,就发生了毗卢择迦王(琉璃王)大肆杀戮释迦族的事:‘大城西北有数百千窣堵波,释族诛死处也。毗卢择迦王即克释族,虏其族类┄并从杀戮,积尸如薪,流血成池。天警人心,收骸葬(《大唐西域记》)。’

  此外,婆罗门教与佛教之间的斗争也异常尖锐。公元前一八五年,古印度中部与迦王朝补砂密多罗国王以婆罗门为国师,施行全面和残酷打击佛教的政策。当时摧毁了境内佛塔八百余座,尽杀僧尼,摧毁佛教。佛教史称‘中印度法难’。此法难迫使一些僧尼从佛塔中抢出佛舍利逃往各地。为了在逃亡中保护佛舍利不被抢去,有的僧人甚至割开皮肉,将舍利藏入,再缝合起来逃出国境。在此后的数百年间,释迦牟尼佛的重要舍利逐渐流散至国外。其中一部分向东传入狮子国等佛教国家;一部份向西传入了乌苌国(今巴基斯坦境内)等佛教国家。

  其中向东传承的那一支的佛牙最终落到了于阗国,庄严寺的那枚佛牙就是南朝高僧法献从于阗请回来的——《高僧传·法献传》中有法献请牙经过:‘献先闻猛公西游,借瞩灵异,乃誓欲忘身往观圣迹。以宋(南朝宋)元徽三年(公元四七五年)发种金陵,西游巴蜀。路出河南,道经芮芮,即到于阗。欲度葱岭,值栈道断绝,逐于于阗而返。获佛牙一枚,舍利十五粒。佛牙在乌缠国,自乌缠来芮芮,自芮芮来梁土。献卖牙还京,十有五载。密自礼事,作无知者。’

  虽然法献请回佛牙后未敢公开,但十多年后还是被齐武帝第二子竟陵王萧子良发现。萧子良因而写了《佛牙赞》和《佛牙记》。建武末年(四九七)法献圆寂,佛牙仍保存在上定林寺。

  再然后这枚佛牙在华夏几经流转,最终落到了陈高祖陈霸先的手中,并在他得了天下之后专门为佛牙开了一场无遮大会,后来隋灭陈,佛牙再度失踪,后有豫章王持佛牙入京(长安)供于禅定寺,礼请高僧法喜专门管理。禅定寺在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改名庄严寺。佛牙在此一直供奉到广明元年(公元880年)才又被唐喜宗带到蜀地,又是几番周折,此佛牙才在公元二十世纪初被发现,此时就被供奉在灵光寺中,甚少外出。

  (本章完)

大唐南皇 http://www.aisuren.com/Read/443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