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学霸开始第75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李某在看守所重伤,送医院救治没救回来,去世了,这引起了许多人的热议。

  这年头最容易热的新闻就是官民矛盾,最典型的就是城管和小贩的各种矛盾了,然后是公安和各种的矛盾,一些铁饭碗类的……比如医患矛盾,又或是土地、房子的矛盾,一出新闻立刻上热点。

  父母那辈估计觉得这一代人太矫情吧,有的吃有的穿,换他们那一代年轻时候有现在的条件,那得乐疯,你们一个个这么矫情,天天抱怨,也不找个对象结婚生孩子……

  各种压力让许多人患上了焦虑症、抑郁症,人们的戾气在增加。

  简单的说“地球在线”这款游戏,这个时代的中国玩家游戏体验极差,不停的充钱,充钱了还不能变强。看着土豪们一个个装备贼溜,女朋友换了又换,别说还挺漂亮的……

  再看看自己,每天充那么多钱,天天被人吊打,被抢练级刷怪点,被盟主欺负,说两句还被管理员禁言。

  这时候父母来一句:“你们生活得真幸福啊,玩的游戏这么好,我们小时候一根铁线弄成个轱辘就能玩一天,你们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最初大家压力很大,戾气很大,土豪或者管理员和普通玩家闹了起来,立刻就是大新闻。

  慢慢的这股戾气会减小,但不代表就是情况变好了,而是大多数人了解了自己的无能为力,继而许多人变得佛系、丧。

  唐觉晓观察过三和大神,日结一次可以玩三天,当时觉得他们纯粹是懒,后来仔细琢磨,这种没有人强逼他们进步,没人管他们有没有对象,工作一天可以玩三天游戏,能填饱肚子……

  经济大环境如果变得非常恶劣,很多人可能就是三和大神的升级版吧。

  最初唐觉晓重生后只想着多赚点钱,但现在他感觉自己能做些事情。

  县看守所李某意外去世,县官府找微博公关失败。再接着找到市里的关系,公关再失败。

  为了更方便自己活动,唐觉晓经常调整自己的底线,基本是下调。但他内心中有一条底线绝不动摇,那就是一旦出了人命,他绝对不会捂着。人命关天,许多人会忽略人命来保自己的乌纱帽,这就触犯唐觉晓的底线了。

  很多人已经……只能活着了,如果他们连这个权利都没有……

  事情爆料两天,再让锁热点就没意义了。

  网上目前出现三种讨论。

  第一种是严刑逼供致死。这种说法占到了上风,毕竟一个人进去的时候好端端的,他是盗伐树木,又不是放高利贷,他没有仇家。盗伐林木、盗猎一直有大市场,《无人区》刚上映,人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就自主联想该不会是谁想破个大案,结果滥用私刑,致死了。

  第二种是有狱霸在狱中欺负他,把他活活打死。这……《力王》很多人都看过。

  不得不说,人们还是很有想象力的……

  第三种情况,监管不力意外死亡。

  因为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躲猫猫摔死”,太侮辱民众智商,所以第三种比较合理的情况,人们反而不怎么考虑。

  第一种……都严刑逼供了,这么积极的,很少还留在县里,所以不可能。

  第二种……狱霸在内地是很难出现的,美国倒是很多。美国的监狱可以私人管理,出狱霸很正常。传闻美国监狱里有一条潜规则,入狱的时候必须展现自己的强硬,最好是把看起来最凶的那个打了,不然容易被欺负。有些长得凶的弱鸡,内心柔软爱织毛衣,因互联网诈骗进去的,莫名其妙经常挨新人打……

  这两种情况明明不合理,但舆论却占到了上风。

  县里找微博公关没用,市里也还是没用,且不提盛唐总部现在还在燕京,唐觉晓随便找个官府衙门就能碾压他们,哪怕盛唐搬去羊城,那也是四大超级城市之一。

  如果他们能找到省里或是再往上……可能这些和唐觉晓是一条心的。

  “玛德,盛唐这是软硬不吃啊!严刑逼供?卧槽,抓这个又没好处,搞不好还迁出跨国案件,我们小小的一个县,怎么可能有这么能干的人啊!狱霸?这更扯谈了,欧美和香江的电影看多了!”

  “唐觉晓肯定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欺负我们软柿子呢!”

  新闻上头条两天,羊城方面有人给唐觉晓打电话。

  唐觉晓看了很多文件,人有点累,就到一旁的微型高尔夫球场打两杆。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些人把这当贵族运动,但为了融入这个团体,唐觉晓是必须得练。加上久坐对身体不好,白天能在室内小范围活动一下也不错。

  刚玩没两分钟,手机铃响。

  “喂?这里是唐觉晓。”

  “唐总,最近有人找你微博公关,都是直接回绝?”

  唐觉晓一愣:“不是吧,这事居然能让你给我打电话?但现在已经有几亿人知道了,再删热点也没意义了吧?”

  “也不是让我来说情,而是……你既让官府企业入局,又不维护一些地方官府的名声,事情怎么样你肯定挺明白的……”

  唐觉晓笑道:“这其实才是我的目的啊!如果我移民了再对国内说三道四,肯定被骂汉奸啊,所以我才留下来。我会加深和各地、各部门的合作,这样我的很多行为就会变成单纯的内部调整……”

  对面消化了好一会儿唐觉晓的话,才问:“你最终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的很简单啊,在问题出现的时候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明明只是个炮仗,不能等它变成巨雷了再排雷……嗯,我的目标雷挺难排的,所以我现在在强化排雷工具。”

  很多事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有疾在皱里而已。

  这世道,现在还很单纯……

  唐觉晓以前很喜欢一个名嘴,他各种的讲实话,节目调动人们情绪的能力特别强。官府让他做节目,是想普及一些知识,但很多很敏感的内容又是不允许说的,所以他做得很艰难。看到他举步维艰的做事,唐觉晓对他很有“好意”。

  他自己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根本不赚钱,就是拿工资,发多少要多少,不接广告和外边的钱,活得单纯。唐觉晓对他的感觉从“好意”变成了“尊敬”。

  但可能他后来仔细一想,周围的朋友同事个个都发了,自己拖家带口的……

  他做了一些事后,那么多名嘴里,唐觉晓就只粉白岩松了。但不可否认,那是一把好刀。

  挂了电话,唐觉晓继续玩球,背着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羊城,某个办公室。

  “唐觉晓他……没变。”

  “他的道行变强了。”

  “祸福难料……”

  ……

  【2/2】


从学霸开始 https://www.aisuren.com/Read/4610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