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旁敲侧击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绛九歌第300章 旁敲侧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该死,她近日都在想些什么。

  只因夏桉年的凭空出现,顾北彦身负重伤,她便打乱了所有安排,这不该是她才有的样子。

  她甚至都快忘了,自己与顾北彦决裂的初衷为何。

  “公主。”子衿在外唤了她一句。

  风九歌略微头疼地抚额,自从陌楠恢复了她过往的记忆,她便不时头疼,脑中有零星碎片闪过,只是快得她抓不住。

  “呃——”风九歌忽地呻吟一声,暗含着痛苦,她的手捂住心口,头疼的同时,胸口又隐隐发酸。

  为什么会这般难受。

  为什么只是在顾北彦受伤后,她才会露出这副神情来……

  “公主可是有哪里不适?”太监并不知晓风九歌如今到底是甚回事,这都好好地快到宫门口了,风九歌说让停下就停下。

  这上头可是压着洛樾笙,他一个太监也很难做啊。

  西域使节只瞧见前头的御用轿辇停了下来,君殇本是闭眸养神,感到行进速度明显放缓,淡淡出声,“可是到皇宫了?”

  随行人瞧了眼,回了句,“还未,前头公主的轿辇停了,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儿。”

  下属提起风九歌,君殇的面色才算稍稍有所改变。

  能把檀王气走的女子,能出什么事儿。左不过又是风九歌在想什么,看来这进城途中不安分,这要入皇宫也是一波三折。

  “去瞧瞧,若是真出了什么事,马上回禀。”虽是这般说着,可君殇到底e2af799a不信风九歌会出事。

  下属领命,上前。

  御辇中,风九歌软着身子靠在垫上,头疼欲裂让她无法回应,贝齿死咬住下唇,秀气的眉头拧成一条线,面容有几分扭曲。

  之前她从不会经历这般痛楚,即便是与顾北彦相识后的数次晕厥,也没有这般凶狠。

  一切都自陌楠那处起,风九歌并不相信陌楠是好心帮自己,可她没想过,他能将过往记忆恢复,解了断肠与忘忧的毒性。

  “公主。”子衿又低低唤了声。

  刹那间,风九歌眼前闪过一副画面,是顾北彦执起她的手,两人正处于一个密室中,面前堆放着无数卷宗。

  只是这幅画面顷刻便闪过,她还没来得及看到卷宗上的名目,晃神间眼前又恢复了清明。

  等等,方才她看到的是……竟是同顾北彦一道看见的!那就说明,他们之间不仅是相爱,更经历过诸多事,而这些事,多半都是自己忘却了的,只因陌楠的药引,让这些记忆都倾泻出来。

  疼楚慢慢消退,风九歌定了定神,直至耳边传来一句异域言,是询问她是否安好的意思。

  西域语言,风九歌大约知晓,只是他们跟在君殇身边,上来问一句定然不仅是关心她。太监不识得西域方言,听得云里雾里,直至身旁的子衿回了句,我家公主安好后,那随从便离开了。

  “继续入宫。”疼痛消散后,风九歌恢复了平日的冷清,淡淡朝帐曼外的二人吩咐。

  太监还沉浸在方才随从问的话时,子衿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颔首领命。

  “起轿!”

  终于,在子衿一声令下,仪仗继续前行。而后头的君殇,在接到随从的回禀后,眸光变化,薄唇勾起一抹笑意,也没回答。

  一入楚洛便发生了这般有意思之事,看来放眼整个天下,顾北彦若是其中一个敌手,那么方才凭空出现的男子,又是另一个难缠的对手。

  ———

  城郊,行刺的众位刺客集聚,而为首的,是一身白衣的沈少寺。

  “属下们办事不利,请少主责罚!”算是刺客首领的男子抱剑,率先跪下,随后一众刺客都单膝下跪,沉声到道。

  沈少寺背着他们而站,俊毅的面庞看不出喜怒。

  照理说自己刺了顾北彦一剑,理应是高兴来着,只是沈少寺此番却没有半分庆幸,今日的遇刺一事,虽未败露,在风九歌那头是过了,可这其中又生出了诸多变故。

  譬如,在风九歌身后推了一把的刺客,那些人定然不是出自覃寺门!

  风九歌是覃寺门副门主,上下人手定然都识得她,而会对风九歌出手,便是不知死活。沈少寺断定这些后头加入的人定然不是他的手下。

  在刺杀途中他也险些认为风九歌便会这样坠下,直至后来有人及时出手相救。

  只是他没将顾北彦一剑斩杀,还是解不了心头之恨,更让风九歌起了疑心,怀疑门中有人要害她。

  “查到是何人搅局了?”沈少寺的声音带了几分薄怒。

  即便他要算计顾北彦,可到底不会对风九歌如何。风九歌的性命一定要留着,不然他这之后的安排都是无济于事!

  下属面面相觑,露出为难之色,终于有人壮着胆子开口,“属下办事不利,还未查到是何方教派胆敢偷袭副门主。”

  沈少寺今日的计划本是天衣无缝,可偏偏这中途杀出个搅局的,将他们原先的计划打乱不说,还让风九歌起了怀疑之心。

  沈少寺强压下心底怒意,惨惨戚戚扯出一抹笑意,“是么,我养着你们都是喂狼的?”彼时的沈少寺脱去了平日一贯的温润,整个人如同地狱鬼府走出的罗刹,戾气甚重。

  “还不滚去查!”

  是他平日太过放纵他们了,连区区一件小事都办不好,最后还得让他亲自出手。

  到底是何方神圣,胆敢破坏他的计划,今日刺杀本是万无一失的事儿,连陌楠一早都预算好了,谁料中途竟出现了这种事!

  下属闻言身子抖了三抖,战战兢兢地回答,“是。”随后便如乌合之众散去,只剩一人在沈少寺身边。

  这中间到底哪处出了差错,沈少寺势必要追查到底,只是如今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去做。暂且压制翻滚的怒意,沈少寺冷声朝身侧的下属吩咐,“传信给子衿,让她留意着小九。”

  今日之事,不仅对他是一种警告,对风九歌更是一种旁敲侧击。

  在这之前风九歌就遇刺过,很难说她不起疑心与警戒,在西域使节进京,洛樾笙的注意都在西域上头,风九歌要想在此时做出些什么再容易不过。

绛九歌 https://www.aisuren.com/Read/668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