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八章 医院内的争吵 回到首页

第八章 医院内的争吵
长生四千年第八章 医院内的争吵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楚嫣心头一紧,连忙收拾好书包跟叶诚说了一句再见就离开了学校,而黄雅琴和其他的学生,更是因叶诚刚刚的表现一直围在叶诚的身边。

而白城因刚刚拿药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自己的爷爷走入教室,为了避免爷爷亲自询问叶诚有关于自己在课堂上的表现,他一直都躲在走廊外,爷爷的邀请他自然也听见了,只是,他不明白,凭爷爷在百川市的身份,这个叶诚凭什么?

没一会儿的时间,叶书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老爷,张家出了点事,张老太太的遗体本应今日送入西郊灵堂放置,可张家人却因财产的问题在灵堂上大打出手,甚至连老太太的遗体都被摔在了地上,老爷,需不需要让人去处理一下?”

电话那头,叶书国面无血色的看着一个小时之前,在西郊灵堂内的视频录像,心中不禁怒火难消。

相反,叶诚这边却淡定自若,他依靠在走廊之上,顺手就点了根烟,摇头说道:“他们张家的事情让他们张家自己处理,秀清嫂的遗产虽经我手,但到头来都是楚嫣的,把这些钱以楚嫣的名义存入瑞士银行,如果他们要闹事,你就找个律师,去警告他们一下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叶诚那一双漆黑的眼眸生出了一丝落寞,继续说道:“等他们闹完了,散了,把老太太的遗体重新归置,就安葬在当年那一座无名坟的旁边,还有,帮我查查,西城省最近有什么人来到了百川市,这个人,必须要和张家的某人联系密切。”

叶书国微微一愣,当即眉头紧蹙的说道:“老爷,出了什么事?”

“恩,楚嫣中了金钱蛊,我怀疑,是西城省的人干的,我说书国,是不是人一老,话就开始多了?”

“嘿嘿,那还不是老爷说的话深奥么,我现在就去查。”

挂了电话,叶书国伸手就打开了面前的视频通话,如果说刚刚对叶诚说话的时候他是笑脸迎人,而现在,他却像是一个死神般,全然没了半分笑容。

“我要西城省三个月内来到百川市的所有人员出入记录。”

“好的,老爷。”

一阵深沉的声响从视频内传入,随即,视频被掐断,而叶书国则轻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老爷,还有三年,书国不知在您这次沉睡之后,还能不能再见到您,就让书国再陪您三年吧。”

从学校出来之后,叶诚直接就回了家,路过百川市总医院的时候,他无意间发现楚嫣竟背着书包,焦急的站在医院门口。

叶诚的车悄然停在楚嫣面前,随即探出头去,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脸上的两行泪痕。

张家发生了什么事,叶诚都听叶书国说了,楚嫣是张秀清亲手抚养长大的,和张秀清之间更是有一种割舍不断的关系。

张老太太去世,对于楚嫣的打击很大,他也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张秀清要在去世之前,将楚嫣交给自己,因为她太清楚那些人的秉性了,楚嫣父母双亡,能够依赖的就只有老太太,现在连老太太都死了,楚嫣还能依靠谁?这些财产,她能抢过来么?

答案是否定的。

正因如此,张秀清才会将楚嫣交给自己。

又是这个声音,楚嫣泪眼婆娑的抬头,一抬头就看见正推开车门下车的叶诚,她死死地咬着嘴,眼中的泪光顿时充斥着整个眼眶。

“叶……叶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楚嫣强忍悲痛,擦拭着泪水,抬头问道。

“路过,怎么了?你不是家里出事了么?怎么会在医院?”叶诚继续追问。

楚嫣吸了口气,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住院楼,轻声说道:“我弟弟病了,他现在在医院,可是……我大伯不让我进去……”

“病了?”叶诚微微皱眉,疑惑的问道。

楚嫣点了点头,咬着嘴唇,低声说道:“我外婆昨天去世了,大伯和二伯因为外婆遗产的问题在灵堂上打了起来,小浩那个时候就在灵堂,不小心被二伯丢过去的椅子砸中了头部,小浩本来身体就不好,现在……医生说,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说话间,楚嫣的眼泪再次落下,这一次,她在叶诚面前也顾不得形象了,直捂着脸,蹲在叶诚身旁低声哭泣。

小浩是楚嫣大舅张伯宏的儿子,和楚嫣一样,小浩是早产儿,他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但把他带去医院,医生都检查不出所以然来,只能用体质差来解释这孩子的身体状况。

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原因,小浩从小就很维护楚嫣,即使楚嫣比他大了整整十岁,如果说,在这整个张家,楚嫣还有什么留恋,除了奶奶,可能就只剩下小浩了。

见楚嫣如此,叶诚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就拽着楚嫣的胳膊就走进了医院:“人生,不要留下遗憾。”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住院部三楼,当电梯门缓缓打开,叶诚抬头就看见了杵在icu病房外的众人。

“大哥,你为什么总要跟我争?妈小时候可对我不太好,我要一些财产补偿,不过分吧?”不远处一个穿着米白色西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男人正对着楚嫣的大伯张伯宏懊恼的说道。

此时的张伯宏早已怒气横生,要不是自家兄弟要在灵堂上闹,他儿子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而明天的头版头条,更不会是张家因掌舵人去世而四分五裂,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这个混吃等死的二弟闹得。

张伯宏越想越气,一把就将张伯远推到了墙上,指着张伯远的鼻子大声骂道:“你个王八蛋,还想要财产?痴人说梦吧?从小到大,你惹的祸还少?赔的钱还少?现在舔着个脸的来说跟要财产?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老二,我可告诉你,妈的财产,你他妈一份也别想要,还有,如果小浩出了什么事,老子杀了你。”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就这么在重症监护室外骂了起来,而张伯宏身后还坐着一个看似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从叶诚来这开始,她一句话没说,就一直窝在张伯宏身后痛哭流涕。

不难看出,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小浩的母亲。

就在两人争持不下的时候,一众医生也从重症监护室内缓缓地走出,见两人吵的都要打起来了,随即才将两人各自拉开。

张伯宏一见是医生,也没再和张伯远计较,直接拉着医生的手,满脸期盼的问道:“医生,我儿子他怎么样?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他,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我还是老来得子啊,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给我留住他啊。”

长生四千年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15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