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三问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八十章:三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阿卡司有些担心。

  与冬染一行人约定是晚些时候便回金字塔,但现在已经数个小时过去。

  可白蛇依旧不见要走的意思。

  唐闲看着并不着急,冰层渐渐开始融化,黄昏下的白骨山脉,比以往寒冷了许多。

  在唐闲将整个白蛇传讲完的时候,白曼声意犹未尽的点点头,面上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样子。

  唐闲看着好感度飙到了28,相见欢,心说这比跟卿九玉提升好感度的时候累多了。

  但卿九玉终究是有喜欢的东西。靠着送花给抬上去的,唐闲本身并没有费什么口舌。

  小白蛇这种三无属性,能够找对方向,便已经很不容易。

  再观察白蛇的数据,唐闲发现喜欢事物上居然有了东西。

  【喜爱事物:民间爱情故事。】

  啧,敢情是个文艺少女?

  喝完了几锅鱼汤,听完了一整个故事,白曼声问道:

  “还有别的故事吗?”

  “可多了,比这感人的也有。”

  “好,下次再听吧,说些正事。”

  唐闲的确想说一些正事,但却不知道白曼声的正事是什么。

  “你提到了卿九玉,你认识那只狐狸?”

  一种无形的压力生出。阿卡司感觉到手臂上的汗毛都已立起,这是危机将至的感觉。

  唐闲面不改色,心说这就是考验心里承受能力和演技的时候了。

  “认识,一面之缘吧。”

  “怎么认识的。”

  “我杀了一只三尾狐。她正巧就在附近。”

  “然后呢?”

  “你问这些干什么?”

  唐闲总觉得有点不妙。

  在最早的谈话时他就提到了卿九玉的名字,但白曼声硬是压着到整个故事完了才问。

  闷骚的女人心眼小。

  “她是我的宿敌,如果你与她关系不错,那你也是我的宿敌。”

  “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

  “没错。”

  “我与她关系恶劣着呢。”

  唐闲面带微笑,似乎说着一件颇为值得喜悦的事情。

  白曼声微微点头,空气中的肃杀与压抑的气息总算小了些。

  “她会为了一只三尾狐得罪你?”

  唐闲微微挑眉,果然,在自己的身上应该是有某种气息干扰了白蛇与妖狐的判断。

  她们似乎都认为自己是某个极为强大的存在。

  如此一来,卿九玉的确犯不着为了三尾狐得罪一个同阶的强大生物。

  “狐狸不可爱,于是我吃了狐狸。”

  阿卡司这次可没忍住,咳嗽了起来。

  看着唐闲依旧从容的神情,想起了不久前他说的狐狸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狐狸,总觉得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另一面。

  “很好。“白曼声只是淡淡两字。

  但好感度居然直接升了五点。

  有句话是说,与女人提升友谊的方式,就是讨厌她所讨厌的。

  其效果大概比喜欢她所喜欢的要更强烈。

  唐闲算是切身感受到了。

  “但为何她没有与你打起来?”

  “她对我心怀怨恨。但我是一个不喜欢暴力的人。”

  白曼声皱眉,倒并非察觉到这话有假,只是觉得方才这个人还满身是血,实在是看不出他哪点不暴力。

  “若再遇到她,一定要杀了她。你若答应我,我蛇族也永远会帮你。”

  “好……的吧。”唐闲终于感觉到了对话的难度在逐渐提升。

  一旁的阿卡司,也从唐小九口中的卿姨,以及卿九玉这个名字上展开了某种推理。

  期间藏着太大的信息量,他还不确定自己的一些想法。

  但想来……唐闲现在该是有些艰难的。

  虽然惊诧于队长的鬼话连篇,不过阿卡司很能理解,这是在讨生存。

  “你跟她,到底为何仇怨这么深?是先有两族的战争,再才结仇,还是因为你两早就有仇,再才有了两族的战争?”

  唐闲记得卿九玉说过,她与蛇族的首领有些私人恩怨。

  “先有仇,但两族战争与私仇无关。”

  “我给你讲了这么久故事,做了这么多锅汤,现在我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白曼声看着唐闲许久,然后点点头,说道:

  “说吧。”

  “我对三件事比较在意,兽潮为何迁徙,和万兽法庭有关吗?你与卿九玉的私人恩怨是什么,两族的战争起因是什么?”

  唐闲摸了着下巴,寻思了一秒,说道:

  “先说第一个吧?”

  “你的问题也不少。”白曼声寒声道。

  “彼此彼此,下次我再给你讲个更好听的故事。”

  “有劳,但第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万兽法庭只是主动仲裁一些大事件业,也接各界发生的一些案件,偶尔发来一些启示。想来与兽潮的迁徙无关。”

  “第一个问题你不知道,那我换一个问,万兽法庭是怎么成立的?它还负责什么?”

  “你还真是会讨价还价。”白曼声有些诧异的看着唐闲。

  “要学会用人类的方式思考,这对我们有好处。”唐闲平静应对。

  “万兽法庭起源于何时我不知道,我记事起它便存在,里面的机构很复杂,看似是一群长耳古猿在管理,但据说有着一些传说中的古代生物在帮助它们。”

  “这些也都是没有考证过的说法吧?”唐闲问道。

  “怎么考证?总之冒犯法庭的,必然会死。”

  “两族战争这种事情,万兽法庭不管吗?”

  “它可以管,但得是我与卿九玉一方不想打了。主动去寻求法庭的仲裁。它主动仲裁的事情,规模远比我蛇族与狐族的战争要大。”

  白曼声继续说道:

  “关于万兽法庭,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你也别再添其他问题了,至于兽潮迁徙,历来都有,但我蛇族不曾得打过这种启示,所以问也无益。”

  “那蛇族为何要与狐族争斗?”

  “天阙平原的气候虽然较之极北温暖了不少,但也对我蛇族的繁衍有帮助。娲蛇一脉,乃是极为罕见的高等种族,一般如同娲蛇这样强大的生物,都是个体,很少有族群。”

  唐闲点点头。

  天灾级生物的确大多都是个体,群居的天灾级生物太稀少。

  这种族群的战斗力也是极为可怕的。

  好在现在自己不怕娲蛇。但眼前这个不是娲蛇。

  “我以为是北方觉醒了某种强大的生物。逼得你们离开。“

  “猜的有点干系,但是猜偏了。我们离开北方,是为了更好繁衍环境,但为何现在离开,并非是因为某种强大生物觉醒,而是因为某种强大生物死亡。”

  唐闲动容,这个说法他还真没想过。

  “娲蛇居住在北方,一直与极北的熊人族关系恶劣,我们与它们交战了数百年。”

  “赢了?”

  “赢了,世间再无熊人族。北方自然也没什么可待的了。”

  唐闲不知该作何言语。

  寥寥数语,却也感受到了蛇族的狠厉。

  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却因为仇怨,展现出了不死不休的态度。

  这与自然界的蛇性倒也贴切。

  “你们这个种族,真记仇。”

  “我们对朋友也很好。”

  “假如哪天发现朋友欺骗了你呢?”

  唐闲认真的看着白曼声。

  白曼声淡淡说道:

  “若我看他顺眼,他便活,看他不顺眼,他便死。”

  “你看我顺眼不?”

  “你欺骗我什么了?”

  “二者并无关联,我只是想知道你看我顺眼不。”

  白曼声直视着唐闲,但最终没有说话。

  唐闲只好自己想答案,既然相见欢了,自然是顺眼的。

  嘿,这个闷骚的小白蛇。

  “所以你是怎么跟卿九玉结梁子的?”

  (今儿预计四更,莫慌,后面还有,在赶)

  ()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