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大客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十四章:大客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三十九堡垒第八层的入侵事件发生后,人们将那一天定义为“魔童诞生之日”。

  魔童诞生之日后,人类召开过多次会议,追寻魔童的下落。

  加上已经打响的约佩拉平原战役。各个堡垒的领主和重要人员都来到了三十九层。

  以宋缺为代表的宋家为战争总指挥,以黎万业为代表的黎家,则负责各类战期监管。

  这是魔童诞生之日的一个月后。约佩拉平原战事的第十五天。

  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远远超过了人们的预计。

  原以为人类的大军至少能够低损耗的成功抵达约佩拉平原。

  但真实的结果却让人大为沮丧。

  天赋者大军们一路遭遇了不少兽群阻拦,从红土峡谷以西到达约佩拉平原这个过程,就损失了将近两成的战力。

  大量的猎人和正规军牺牲,哪怕途中没有遇到一只天灾级生物。

  但人类的躯体,除了极少数如宋缺林决黎铮那般的顶尖高手,大多数猎人和正规军根本无法抵挡完美级生物精锐级生物的进攻。

  在约佩拉平原等待他们的,更是早早集结好的超大数量的兽群。

  其中不乏一些天灾级生物。乃至少数几只天灾级boss生物。

  早在战前,便有对本次战事并不乐观的学术人员分析,也许矿区生物的智慧比人类想象中要高不少。

  也许在矿区的某处,也存在着类似于指挥部,作战中心这样的地方。

  不然为何兽群会集结在约佩拉平原?

  这次对人类来说,要攻克的区域根本就是一个红色区域。

  而人类的大军也被兽群们逼得节节败退。

  此次战事,到现在为止,非但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反而损失惨重。

  第三十九堡垒,第七层,临时全堡垒作战中心。

  两百多人的巨大环形会议桌上,各个堡垒的高层正在讨论关于战事和其他事宜。

  “寻找魔童的事,可有进展?”问这话的是黎万业。

  在黎小虞离家之后,黎万业断定黎小虞是去寻找唐闲。

  尽管人类战事吃紧,但黎家却从来没有放松对黎小虞的寻找。

  “我们已经派人进行过模拟,但得出的结论却是,如果传送裂缝在传送过程里遭到攻击,要么会中断传送,要么便会进行不定性的裂缝传送。”回答黎万业的是五十二堡垒的高层。

  五十二堡垒在一些辅助性科技技术上,算是较为领先的地位。

  黎万业说道:

  “就是说,现在全世界都找不到那个魔童的下落?”

  “恐怕是的。”

  黎万业握拳,不再说话。

  天守阁堡垒的人说道:

  “黎领主,我认为寻找魔童的事情,可以先缓一缓,在上次战事撤退中,我们发现,黎家私人卫队的手中,有着媲美完美级生物的超级作战单位,名为审判骑士。”

  “我想这个时候,大家应该摒弃堡垒间的隔阂,交换各自手中的技术?我们大天守阁堡垒,愿意提供优秀的战甲技术,来交换审判骑士的制造技术。”

  发言之人名为羽根守。是天守阁堡垒的领主。

  五十一堡垒的章安听闻后,笑了笑,说道:

  “大家都在为了战争而焦心,可羽根先生却在这个时候,还惦记着黎家在第八层的技术,未免有些顾此失彼,何况,你们的战甲技术来交换审判骑士的制造技术,这买卖未免太黑心了些。”

  作为武器大亨堡垒五十一堡垒,章安本就见不惯天守阁堡垒的作派。

  早在狩猎盛会结束后,宫昆等人带回了天守阁最强猎人团的道具。

  章安相信,只要柯冶他们努把力,不久的将来,就能掌握天守阁堡垒最为核心的技术。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惦记着审判骑士的制造配方。

  尤其是林肯堡垒,其领主肯尼迪说道:

  “尊敬的黎领主,我认为现有的战力我们是无法攻克约佩拉平原的,当然,我们也没有想过窃取您的劳动果实,只是可否这样——

  在人类节节败退的当下,您不妨出售一些成品的审判骑士?我想各个堡垒都会需要这样强大而又听话的作战单位的。”

  宋耕朝轻轻摇了摇头。第二堡垒的齐家家主齐庆连也一样。

  没有任何一家堡垒不渴望得到第八层的技术。

  因为离家目前凭借着审判骑士,在战场上减员最少,而战绩最高。

  这些人审判骑士就像是人造完美级生物一样,甚至比进化区给的那些同步率在百分之十左右的生物还要强!

  但顶上三家的想法不一样。

  他们三家同气连枝,都认为这个优势不能随意给其他堡垒。

  只不过越来越多的堡垒领主开始发言。

  联邦的堡垒们也都希望能够有一队能征善战的审判骑士,哪怕高价买进也行。

  这些人打的注意很简单,就是等着拆解审判骑士。想要研究里边儿的秘密。

  黎万业清了清嗓子,暂时不去想魔童和黎小虞的事情,他说道:

  “这场战事里,宋缺作为总指挥,多次靠着强大的预判,让我们的大军免于毁灭的命运,他是最优秀的指挥。”

  “只不过这一次战斗,我们面对的可能是具备着不亚于我们人类智慧的矿区生物。它们负责统领全局,甚至在一些鸟类,爬虫的帮助下,能够知晓我们的部署。”

  “从约佩拉平原,它们早早的集结就能看出,对方并非只是一群只懂横冲直撞的野兽。这也是我们面对的前所未有的险况。这个时候,仅仅靠着人类天赋者们现有的力量,我们很难攻破这堪比红色区域的约佩拉平原。”

  黎万业一顿,宋耕朝和齐庆连都感觉到这话风一转,颇为不对。

  难不成老黎真要提供审判骑士?

  黎万业说道:

  “不瞒诸位,我现在手里大约有近一千二百名审判骑士。”

  黎万业话音一落,全场震惊。

  便是黎铮都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千二的审判骑士?老爹是什么时候弄出来的?

  这战力加在一起,恐怕足以威慑整个联邦了吧?

  这才多少天?魔童入侵日才获得的配方,不过一个月,就制造了如此大量的审判骑士?

  这些审判骑士有着完美级生物的能力,最可怕的是,它们的攻击射线一旦命中目标,会让目标大幅度虚弱。

  生命恢复速度直接被移除,防御力也下降不少。

  一个审判骑士也许只能对付单独一只完美级生物。

  但一百个审判骑士,说不定能够发挥出远超一百只完美级生物的实力。

  黎铮猛然间想到了最近底层人口大量失踪的情况。

  这么一想,神情越发复杂起来。

  “我会制定一个合理到大家都能接受的价格,提供审判骑士。尽管天赋者大军节节败退,但我相信,凭借着审判骑士,我们一定能够扭转战局,如此,各位可还满意?”

  没有人有异议,肯尼迪率先鼓掌,对黎万业的大方慷慨表示赞赏。

  随后便连天守阁堡垒的羽根守也开始鼓掌。

  巨大的环形桌外,每一个参与会议的人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振奋。

  一来一千二百名审判骑士足以扭转战局。

  二来这些人都自信可以通过解剖审判骑士,来获得这层技术。

  宋耕朝和齐庆连倒是也很在意审判骑士,但总觉得黎万业这么做,太不像黎万业了。

  黎万业也没有解释,笑吟吟的,似乎为大家的高兴而高兴,只有他清楚,审判骑士的制造,在配方泄露之前,是不可能被人研究透的。

  他摆了摆手,示意安静。

  现场很快安静下来,黎万业继续说道:

  “还有一件事,这些天里,我们有一些干员被杀,审判骑士也有几台遭到了毁灭性破坏。

  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早在很早之前,就有一个实力极为强大的家伙,自称面具菜刀侠。

  我原以为这个人是魔童,但现在看来,这个人另有其人。”

  黎万业顿了顿,继续说道:

  “尽管死去的一些干员,都有着极为严重的恶习和污点,但治理他们的理应是法律。

  而这个面具菜刀侠,则逾越了法律,私自的去惩罚这些人。

  他只活动于矿区,目前已经搞的人心惶惶,很多人都说在夜里会听到可怕的笑声和惊叫之声。

  但赶过去的时候,只剩下干员们的尸体。

  不仅仅是干员,还有审判骑士也无缘无故的遭受到破坏。

  由于我的设定,审判骑士是不会对人类进行攻击的。所以在我交易审判骑士之前,我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展开调查,这个面具菜刀侠到底是谁。”

  黎万业话音落下后,又是一阵喧嚣。

  因为他提及的这个人,大家并不陌生。

  这个人专门在深夜,杀死那些平日里作派极为腐败和堕落的高层。

  但可不要把他当成正义的使者。

  那恐怖到让人会做噩梦的笑声,残忍无比的手段,以及标志性的诡异笑脸面具。

  都让人觉得这是恶魔的化身。

  他只出现了十来天,但是造成的恐惧可并不小。

  每一个有过污点的高层,心里都很担忧,这些天也都在忙着抹除污点,举止也越发收敛。

  黎万业能够在这样的会议里单独点名这个人,便足以证明这个人的危险性。

  人们开始不断地提供在哪里见过面具菜刀侠的情报以及可能是谁的推测和分析。

  只有宋缺这个时候,站起身来说道:

  “我不认为这个人是面具菜刀侠。”

  宋缺一发声,其余人便安静下来。

  黎万业说道:

  “宋总指挥为何如此认为?”

  宋缺说道:

  “进化区的人是见过面具菜刀侠的,但面具菜刀侠的行事作风,相比各位说的这个恶魔,已经算是非常温和了。”

  “最关键的是,面具菜刀侠基本都是直接击杀对手,很少会给对手留下痛苦的折磨。”

  “可这个新的面具人不一样,他手段极为残忍,我们第一堡垒这边的干员也有遭其杀害的。为了不影响各位待会儿的食欲,我就不细说了,总之,不管是外边儿,还是里边儿,都没有一处完好的。”

  “面具菜刀侠目前的动机我们还不清楚,而这个新面具人的作案风格,却有着极为明显的目的性——制裁。

  根据犯罪心理学里的言论,这个人大概是有着某种扭曲的正义感,在用比邪恶更为邪恶的手段来制裁邪恶。

  所以基于以上几点,我认为这个人不太可能是面具菜刀侠。”

  宋缺的表情始终很平静,就像是真的在理性分析。

  黎万业等人也点点头,说道:

  “不愧是宋指挥,分析的很对。是我疏忽了。你这样一说,两个面具人的确有颇多不同。但这个人现在严重威胁了我们。不管他制裁的是不是恶人,他都没有这个权力。”

  宋缺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说道:

  “但我们现在并没有他的任何线索。只知道他在夜晚活动,手段残忍,带着一张画着邪恶笑脸的面具。

  目前的作案对象,是一些有着明显污点的堡垒要员。

  而且实力极为强大。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我认为,大家不妨多注意自己的行为。

  这种自由执法者是很偏执的,他或许就像于小喆,林森这些罪犯一样,有着极为强大的获取情报的能力,在找到他之前的最好办法,那便是不要为恶。否则,除非他落网,各位就都得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会议室内的人,在听到了宋缺的建议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宋缺极快的扫视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

  “那他为何会对审判骑士下手?”问话的是黎铮。

  宋缺摇头,说道:

  “疯子的想法,谁知道呢?或许他比较好奇审判骑士的构造?”

  说话间,宋缺看了一眼黎万业。

  黎万业神色如常,看不出任何变化。

  众人又议论一阵后,黎万业说道:

  “今日的会议便到此为止吧。我会在最短时间内统计好制造审判骑士的成本,到时候我会直接以成本价格售卖审判骑士。”

  “未来的世界必然是属于我们人类的,约佩拉战役的胜利,则会让各位载入史册!”

  一番提士气的话语结束后,便陆陆续续有人离开,宋缺和黎铮则商量了一会儿作战路线。

  在人都走的差不多后,宋缺和黎铮也将离开的时候,黎铮小声说道:

  “我妹妹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

  “小缺,尽管你不再是我妹夫了,但咱俩交情该还在吧?”

  “在的,铮哥,你放心,如果有了小虞的下落,我一定会告诉你。”

  “好,对了,你也得小心些,虽然说你说的那个面具恶魔,只对有污点和品行恶劣的人出手,但疯子的想法谁说的准呢。保不齐也会对你出手,你可是全联邦的总指挥啊,整个世界最优秀的眼睛,不能出事。”

  宋缺看着黎铮,严肃的说道:

  “铮哥,放心吧,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另外……你自己和黎伯父也小心些。我怀疑这个面具人,知道了一些审判骑士的秘密,最近可能盯上你们。”

  “审判骑士的秘密?”黎铮疑惑的看着宋缺。

  宋缺也盯着黎铮。

  “没事,总之小心些。”

  “行,明天我再联系你。”

  ……

  ……

  天守阁堡垒。第三层。

  于小喆和林森这些天因为天守阁堡垒的新政策,狠狠的捞了一笔。

  在模仿东京银座的繁华街道里,住在最高层的酒店,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致。

  二人的日子,过得越发滋润。

  “差不多也该收手了,你的跟踪与反跟踪科技也让你赚了不少钱,我的假证件假货币假积分,也让我有了不少钱,咱两这一票做完,就可以金盆洗手,各自退隐了。”

  于小喆看着落地窗说道。

  林森则在摆弄着新的手机部件儿,看起来很细小,有些类似于古代集成电路板,但更为精细,他带着十二倍微雕眼镜,仔细的检查着线路。

  同时回复于小喆:

  “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高尚,我是个俗人,技术宅,就靠点手艺吃饭,钱对我来说是挣不够的。在这金字塔里,啥玩意儿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

  于小喆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跟你说,黎家的公主失踪了。”林森眯着眼睛,仔细的盯着电路板。

  “黎小虞?她失踪了?最近是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你咋知道的?”

  “你以为我有你这样的本事?能随时随地用别人的身份结账?我能跟你跑来天守阁堡垒资本一把,靠的就是上笔单子。

  现在禁用了便携式传送裂缝,黎二小姐就想着弄个私用的,而且不会被定位的。”

  “所以她找了你?”

  “是的。”

  “多久的事?”

  “二十来天前吧,现在指不定都去别的堡垒了。”

  于小喆想起来了,三十九堡垒差不多二十多天前,忽然降低了堡垒通行的审核力度。

  他琢磨了一番,说道:

  “这是大事情啊,但黎家给压着了。”

  “谁说不是呢?其实我还是给黎二小姐的传送裂缝加了定位,只不过这个定位是我私人才能看见的。”林森得意起来。

  于小喆皱起眉头,说道:

  “你这是几个意思?打算刚跟人做完生意,转手又把人卖了?”

  “那可不?我等着时间再久一点,也不能太久,太久了保不齐黎万业就自个儿找着了,他的审判骑士厉害着,现在可是全世界人眼中的香饽饽。”

  林森继续说道:

  “反正黎万业现在肯定急的不行,我这个时候要是把黎小虞的消息卖给他,可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于小喆点点头,说道:

  “你倒是会做生意,但黎小虞可是个疯婆娘,我当年在学校,还好跟唐闲那小子走得不近,不然将来说不定连儿子都不能有。我跟她不熟,但还是建议你不要这样做。”

  林森举起那枚芯片大小的电路板,说道:

  “怎么说?”

  “她很聪明,脑瓜子仅次于唐闲。你占她便宜,她要是回过神来琢磨透了,你可不好受。”

  “把女儿送回老爹身边,这事儿我又不是害她?我就赚个钱,顺便做做好事。”

  于小喆也不多说,真出事了,大不了造假帮林森跑路。

  他跟黎小虞的确没交情。即便在唐闲这一层面子上,也不会有啥顾忌。

  看着窗外,于小喆规划起退隐后的日子。

  便越发觉得,唐闲有句话说的很对。

  住在金字塔里,不就是个猴么?

  他以前体会不到,但最近游走了许多堡垒,发现不管在哪里,内心深处,都有一种被监控的感觉。

  就像是住在动物园里的猴子。

  以为那处假山便是真山,躲在里头悠然自得,红屁股却都被游客看了个遍。

  他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一茬,决定不给自己添堵。

  这个时候于小喆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打开手机,一看号码是底层的公共话亭打来的,便警惕起来。

  电话一直在响。

  响过三声的时候,林森回头看了一眼于小喆。

  “咋了,怎么不接?”

  “看区号应该是二十九堡垒的号码,但我在那个堡垒没有任何客户和熟人。”

  “接就是了,我正好捣鼓了一个新的反定位通讯芯片。”林森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小玩意儿。

  于小喆点点头,说道:

  “行吧。”

  他按了接听。

  电话那头却没有声音。

  沉默了几秒钟后,于小喆说道:

  “说话。”

  “是我。”

  电话陡然从手里滑落。

  林森还是第一次看到于小喆惊成这幅德行。

  “谁啊?瞧把你给惊的。”

  于小喆微微晃了晃脑袋,回过神,连忙捡起电话:

  “你在哪?”

  “二十九堡垒,底层。”

  “你能撑多久?”

  “不知道。我先确认一件事,你信我还是信……”

  于小喆打断了电话里的声音,说道:

  “甭说那些废话,二十九堡垒底层,我现在去办签证。带上家伙过来。你最好能够在这之前一直藏着”

  “好的。有劳了。话费挺贵的,我先挂了。”

  电话挂断。

  林森一头雾水,说道:

  “哪个大客户啊,把你紧张成这样?”

  于小喆深吸一口气,看着林森说道:

  “唐闲。”

  ()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