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神秘的守护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八章:神秘的守护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抵达东郊后,唐飞机也就变回了人的形态。

  扭曲而巨大藤蔓将东郊变成了一片怪林。

  这里就像是巨人的瓜田。唐闲三人就像是三只松鼠,三只猹。

  “我可以将这些根茎与藤蔓全部烧毁。”卿九玉说道。

  视线被这些藤蔓割裂断层,似乎让她很不习惯。

  唐闲摇头说道:

  “如果这些植物的生长是顺着某个生物的意识,那么这些藤蔓未尝不是某种启示,我们先顺着藤蔓蔓延的方向走,不到必要时候,尽量不要摧毁这些植物。”

  “我感觉到那股气息越来越浓烈了。”唐飞机作为龙类,感知的敏锐还在卿九玉之上。

  唐闲没有魂晶,如果说真的存在感觉,也只是单纯的一种直觉。

  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用植物的根茎与藤蔓搭建起来的宫殿。

  一人一龙一狐走在这里,虽然内心布满了危机感,都很警惕的看着四周,但也都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

  这种气息并不是来自于某一处,而是弥漫在整个天地间,百川市内,百川市外,皆是如此。

  蜿蜒交错的根茎将周围填满,但却始终留了一条小道。

  唐闲看不见小道的两边,虽然嗅觉里的气味也没有任何反馈,但他还是能够理解卿九玉想要一把火烧了这里的原因。

  他走在最前面,也不担心遇到什么凶猛的生物。

  如果真有什么凶猛生物对百川市有敌意,估摸着也早就与卿九玉等人交手了。

  小道漫长,道路曲折蜿蜒无法看到尽头,唐闲也不知道这条道路通往何处。

  但隐约的,感觉到植被笼罩着的范围越来越大,道路也越来越宽,虽然依旧不见尽头。

  东郊以东到底有什么,唐闲还真不知道,之前与唐飞机一同往郊外探索,也都是去的其他地方。

  如今这般走着,唐闲越发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

  太安静了。

  其他地方拥有不少动物,像是被安排给人类用以发展的初始物资。

  而东郊一带,却看不到这些动物。

  连鸟叫声都听不到。

  唐闲走在其中,听着三人的脚步声,若有所思。

  身为康斯坦丁时的记忆恢复后,唐闲对秩序的了解多了很多。

  那个企图破解“灵魂本质”的机械之神,那些自诩为神的秩序之子,如今对他来说,都不再是绝对的神秘。

  但很多以往获得的知识,也被颠覆了。

  “这个世界上是有着与海神实力相近,甚至更强于海神的生物的,对这些生物,你们是否听闻过什么?”

  道路似乎还很漫长,越来越宽阔但始终不见终点,唐闲便与卿九玉和唐飞机聊了起来。

  唐飞机摇头说道:

  “六兽神的传说本大爷是知道的,但只有海神大人是确信存在的。”

  卿九玉说道:

  “我听族内长老说过,数百年前诸神陨落,六个兽神都已经死去,至于见证者,要在万兽界活数百年并不容易,想来也很难找到。”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

  “除非去万兽法庭。”

  唐闲点点头,二人等于什么也没有说。

  但这一点,可以和自己知晓的秩序石碑挂上钩。

  “在秩序者这边,曾经有一个序列的石碑这样记载过——它们的恶的源头,人类文明的毁灭,便是伊甸魔童率领六大末日魔兽所造成。”

  卿九玉和唐飞机可不知道这些,诸神陨落之战,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传说。

  “这份记录自然是有问题的,但确实吻合了你们说的六兽神的说法。海神已经死去,这里,应该有着另外一个兽神。”

  卿九玉和唐飞机一惊。

  末日级生物,乃是万兽进化的至高顶点,如果这里埋藏着某个兽神的躯体,他们不至于无法感受到。

  “可是除了这些疯狂生长的植物,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物出没的迹象。”

  “谁告诉你兽神一定要很庞大?”

  “什么意思?”卿九玉问道。

  “人类的文献里,植物的生长在前,文明的毁灭在后,虽然二者的时间贴的很紧。但这个先后顺序说明了一点,除却海神的五个兽神里,其中一个甚至好几个,身躯也许并不是很巨大。”

  卿九玉还是没弄懂其中的逻辑,她并没有看过荆简的笔记。

  唐闲也没有多解释什么。

  不管是那位手机质量过硬的带恶人,还是神经紧绷到出现幻觉的荆简,他们都没有提及到什么庞然大物。

  唐闲仔细回忆着。

  现在才发现,秩序者的石碑里记录的内容,有很多可以深挖的点,随着自己的记忆恢复,它们的解读含义,也完全不一样。

  ——末日级生物·伊甸魔童。这是一种极为恐怖的类人型生物,它们有着极高的智慧,生性极其残忍,千万不要让伊甸魔童来到人类的世界,它们会伪装成人类,却无法被识破。

  ——魔童与秩序者一般,有着近乎神的视界。它们之中也有天赋一说。伟大的秩序能够看到生物的全部战斗能力。

  ——而天赋最高的伊甸魔童,能够看破生物们灵魂深处的秘密。甚至能够通过击杀其他生物,提取生物独有的能力。

  识海里回忆起当时看到的长长的碑文里的三段。

  唐闲对这三段内容印象尤为深刻。

  因为正是这样的三段内容,让唐闲深信自己眼里看到的数据,表明了自己是伊甸魔童。

  可如今记忆恢复,唐闲才发现——不是这样的。

  那套所谓的近乎神的视界,看破生物们灵魂深处的秘密一说,并不是指自己眼中的种种情报。

  善恶值,财富值,幸运,坦诚,喜好等等数据天赋

  这是属于秩序者留给自己的东西。与伊甸魔童的血脉根本没有关系。

  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类。

  来自于那个只记得样子,不知晓名字的女人所生。

  那么秩序者所记录的,神的视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至少自己是没感受过的。

  唐闲很想揭开这些谜团,放在以往,想不清楚的事情他往往先不去想。

  只是他也很少因为信息的不全面,而完全错估一件事。

  唐闲猛然想到,截止目前为止,自己知晓的一切情报与推导——会否与真相相差甚远?

  就像是自己是康斯坦丁这件事瞒过了所有人,会否因为某个疏忽,自己也被某件事给骗了?

  思考的时候,道路似乎也就不再漫长。

  这条由植物藤蔓根茎组成的隧道一样的通道,终于呈现出了尽头。

  唐闲停下脚步,暂时搁置了脑海里的思绪,他看着前方。

  巨大的藤蔓在远方依旧蔓延着不见尽头,但道路的尽头却已经看见。

  隧道的尽头是一座山。

  唐闲确信自己三人顺着藤蔓走,该是来到了某处山脉,只不过这座山与其他荒山完全不同。

  那平整的洞口,似乎预示着里面就藏着某个谜题的答案。

  但这座山并不是那么好进入的。

  洞口的山门看起来很好破开,可洞口的守卫,却看着很不一般。

  那是一只鹿。通体发白,体态相较于其他鹿更为熊健,但远远没有达到巨大的程度。

  抱朴子云,鹿寿千岁,满五百则白。

  唐闲看着那对如同树冠一样不断生出枝干的鹿角,心说人间可不会有这样的生物。

  自己对矿区也算是一本人型移动百科全书了,却也不曾见过这样的生物。

  这只白鹿甚至没有一点该有的气息。

  没有气味,没有呼吸,只是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唐闲唐飞机卿九玉都停住脚步。

  唐闲看着这只白鹿,也是有面板数据分析的。

  但这数据没有任何帮助。

  喜爱事物:无。畏惧事物:无。当前需求:休息漫步(95)。

  善恶值也是极为中性的数字,贪财好色指数几乎是无欲无求。

  这样的一只佛系生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它到底是什么等级的生物?

  “这是万兽?”

  “不曾见过。”

  “不认识。”

  卿九玉和唐飞机的回答都一样,二人的神情也显得凝重。

  或许是这头白鹿就像是死物一样,让这一龙一狐感受不到气息而觉得怪异。

  唐闲心说总不能伊甸魔童,苍龙和九尾妖狐这样的组合被一只白鹿震住。

  “唐飞机,你去推开山洞的石门。”

  唐飞机倒也干脆,他没有觉得危险,只是觉得疑惑。

  那只白鹿似乎也没有反应,它的确是看到了这三人的。

  鹿眼看着唐闲时,没有惊讶也没有悲喜。

  直到唐飞机试图靠近的时候,它才略微懒散的看了一眼唐飞机。

  这一眼看去,周围的植物瞬间蠢蠢欲动。

  唐飞机也没有感受到危险,但就是停住了。

  他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有野草在迅速生长。

  唐飞机再往前一步,便看见鹿角生出晶莹的光泽。

  懒散的鹿眼里,也多了一丝细微的疑惑。

  这一次不止是卿九玉和唐飞机,连唐闲都能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气息。

  【你迷路了,我送你回去。】

  识海里终于传来了声音,唐闲确信便是来自于这只鹿。

  它像是山洞的守护者。

  这居然是一只雌鹿。虽然不知道等级,但至少知道它是一个boss级生物。

  唐飞机是听不到这些话的。

  他不管不顾,准备再踏前一步,神奇的一幕出现——

  鹿角上的光泽越发摧残,而唐飞机却消失了。

  就像是有一道无形的门,唐飞机踏入了门中,然后去了别处。

  卿九玉骤然间警惕起来,她感知到唐飞机的气息在极远处,此刻保护唐闲的便只有她一人。

  传送。

  唐闲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点。

  很快鹿的回答也证实了这点:

  【我将他送回了那座城市,你们也该离开了。】

  中正,平和。

  这只白鹿没有任何的敌意,但也听不出友善。

  就像是世人万物皆是云烟一般。甚至连它自己也是一道云烟。

  没有任何的气息。

  偶尔有那么一两缕云烟靠近,便将其吹灭,或者放回原处。

  它轻轻的漫步在过道上,时而屈膝休息,时而欢快的跑动。

  看起来一点也不寂寞。

  鹿寿千岁,满五百则白。

  倘若这是一句真话,这只白鹿到底活了多久?

  唐闲确信这只鹿面对唐飞机这样的食物链顶端存在,都能如此轻松从容,必然也是浩劫级boss生物。

  “山洞里有什么?”

  白鹿有些惊讶,很淡。

  没想到这个人类一样外表的生物,居然可以直接与自己沟通。

  它微微的歪了歪脖子,随即轻轻摇头道:

  【不可说。】

  唐闲说道:

  “那你在这里,守卫了多久?”

  【不可说。】

  “这些植物的生长,死物的复新,跟你有关系吗?”

  【不可说。】

  “有没有什么是可以说的?”

  【你们该走了。】

  “你是在等对的人进去,还是防止错的人进去?”

  唐闲倒是很执着,不理会佛系白鹿的逐客令。

  【都一样。】

  “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山洞里那位要等的人?”

  白鹿这次没有急着说话了,它的眼眸映照着唐闲,带着一分思考。随后它摇头说道:

  【你是与不是又如何?若你是,你自然能进去。】

  “所以你其实跟那条蠢龙一样,并不知道自己在等谁?它以前也跟你一样,守护着一个地方的。后来被我带走了,现在日子过得很滋润,你要不要也试试?”

  【我又何必知道?】

  唐闲服了。

  这就是古代人不喜欢假和尚的原因,因位真和尚修的是心禅,只有假和尚才喜欢满口禅语废话。

  一副万事不沾身的姿态,仿佛大智慧,实则脑残。

  唐闲没有急着提问,设身处地的想了想。

  鹿在生物里向来性子温和,何况是一只在这个了无生机的世界里活了至少几百年的鹿,佛系倒也说的过去。

  自己必须勾起它的一些回忆。

  冲突显然是没用的。

  这只鹿应该是能够制造传送结界的神奇生物。

  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也让人奈何不得。

  最关键的是,这种传送根本无法感知到。

  这只鹿的一切行为,都显得虚无缥缈。

  他皱起眉头,思虑许久后忽然说道:

  “你是一只坐骑,你的主人已经死了。虽然你内心看似无欲无求,但你还守在这里,便说明了你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佛系。”

  白鹿愣了一秒。

  唐闲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但他总是能够赌对。

  虽然看不懂鹿的表情,但瞳孔的反应是相通的。

  接着他说了一句让白鹿更为惊讶的话:

  “在矿区那样的世界里,很难找到能够活数百年的生物,但这个世界不一样——

  我想你应该是诸神陨落的见证者吧?而且,我不是第一个拜访者。”

  (今天还有一更,另外预定个周六爆更。)

  妙书屋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