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宋大事件与唐小事件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二十一章:宋大事件与唐小事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对付与自己一般的存在,越是细致的计划,其实越限制了自己可以选择的策略。

  唐闲的计划远远没有到复杂的程度,只是有些跳脱,这样的跳脱带着一些不稳定因素。

  送走商路和钟秀秀后,他并没有返回三十九堡垒观看结果。

  因为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对他有利的。

  只是计划实施前,必须要找到一个地方。

  神座堡垒。

  每个堡垒与堡垒之间都有着特有的通道用以联系。

  唯有神座,这个用于培育秩序之子的堡垒,处在隐蔽之中,是没有任何通道能够前往的。

  在人类已知的世界地图里,也无法找到神座堡垒的信息。

  这座神秘的堡垒,只有六个人知晓其存在。

  唐闲便是其中之一。

  但现在的他,也没办法前往神座。

  因为前往神座的方法,是通过特殊的便携传送裂缝。

  现世界与现世界的传送,会对身体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且传送效果极不稳定,故而只能传送死物。

  神座不同,神座堡垒就像是一个存在于特殊世界的地方。不过即便如此,寻常的传送裂缝也无法标记那个地方。

  只有几位特殊的传送裂缝能够到达。但拥有这种特殊传送裂缝的,只有秩序之子。

  这也是唐闲推测父母曾经是秩序之子的原因。

  唐闲没有这样的裂缝,羲和死去的时候,他将羲和撕碎,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遗物。

  唐闲此刻就蹲在往日于湖心小筑里钓鱼的地方。

  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水面胡乱的比划着,像是一个没有事做陷入了某种奇怪思考的小孩子。

  他发神的看着水面,手里的比划也都是没有任何规律的。

  许久之后,他才站起身来,太阳的方位来看,已经是黄昏时分。

  他摇了摇头,想着大湖里之上的湖心小筑,可不就是这座鱼塘的“神座”么:

  “果然现在还是去不得。但我可以把他们请出来。”

  脑海里的全部细节过了一遍之后,唐闲确信人间动荡之后的大决战不会与自己预想偏离太远,他打开了传送裂缝再次回到了三十九堡垒。

  ……

  ……

  三十九堡垒的第四层依旧还处在一种喧闹中。

  世界各地但凡有网络的地方,都第一时间看到了第九层的直播。

  对于,这意味着人类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即将变动。

  对于大多数金字塔居民来说,或许还处在第九层一小步,人类文明一大步的美好幻想里。

  唐闲想着,他们对审判骑士现在有多推崇,之后便会有多愤怒。

  这倒也不是坏事。

  再次折返三十九堡垒,倒是与宋缺和黎万业的选举无关。

  唐闲来到了华科院。

  这里的科学家们对于周遭的变化,似乎显得有些迟钝,并没有发现钟秀秀和商路的离开,是一去不回的离开。

  他前往了华科院的前台,打算碰碰运气,料想自然之眼的人前来华科院,对于华科院而言,是一件值得被记载的大事情。

  前台服务的小姑娘是记得唐吉坷德老先生的。

  作为商路婚礼的证婚人之一,一番怪异的发言让人印象深刻。

  最主要的是有钱。

  “啊,您是来找商路博士吗?他就在办公室里。”

  小姑娘很热情。华科院的前台很闲,她的手机里也在播放关于第九层的直播。

  于小喆和林森将这场人类文明探秘,弄得很有噱头,这也是第一次金字塔历史上,有开拓新层级在第二时间就让全世界人一同知晓的。

  “没有没有,可爱的女士,这一次我是来问问,自然之眼的考察团是否前来过华科院。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与这些聪明的年轻人打交道。”

  “有的有的!您等等”

  唐闲显得很耐心,这件事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但不多时,小姑娘却给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找到了。他们的确来过。而且这次就是专程与我们华科院交流,现在住在北滨街的国际酒店。”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他们没有离开?”

  时间毕竟过了有一个多月,尤其是羲和才死去不久,唐闲没想到句芒如此坐得住。

  “没有呢,好像他们留下来,都与商路博士有些关系。”

  祖顿圣树。

  唐闲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即便商路和钟秀秀嘴巴严实,句芒或许也会有所发现。

  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平静,一切仿佛都很合理。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唐闲慢慢的离开,前往了句芒的所在地。

  能够如此“巧合”的不通过康斯坦丁找到句芒,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唐闲不太信运气,他只能想到,也许句芒也在等着谁。

  于唐闲赶往北滨国际酒店的同时,第八层的权力者们的会议,也达到了尾声。

  ……

  ……

  三十九堡垒第八层。

  大礼堂内的景象其实比外面更震惊,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各个堡垒的领主们从来没有想过有哪个领主会把自家最为核心的东西,转播给人看的。

  黎万业的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黎铮与齐寻无法想象,宋缺是如何悄无声息的做到了也许往后推三十年都不见得有人能办到的事情。

  黎小年最为惊骇,因为他知道这一切是谁在幕后操控。

  每个人的表情都各有不同。

  对于方才那些急忙表态过的人来说,现在显得有些焦虑。

  对于讨厌黎万业的人来说,表情就很微妙。

  而宋家人,宋耕朝惊讶了许久,知道这一切成就再与宋家无关,但也老怀安慰。

  而宋勤文宋勤武两兄弟,乃至宋家的亲戚们,则是尴尬与畏惧。

  宋缺将这些尽收眼底,忽然觉得,人类果然是很复杂的生物。

  他并不开心,相反觉得有些恶心,却又有些想笑。

  圣地堡垒开启了第九层,这件事带来震撼实在是太大,局面彻底变动。

  但宋缺还是知道,自己要彻底收服人心,要敲山镇虎,还得放些饵。

  “圣地堡垒这些年,在卓鹤领主的一些政策下,其实积攒了不少财富,只是一直藏而不显。

  即便是不比科技,不比层级,在财力上,圣地堡垒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

  至于科技,核心项目上,圣地堡垒在以前没有拿得出手的。但现在有了。

  第九层拥有了强于青铜审判骑士的白银审判骑士。

  这便是圣地堡垒的科技,至于两种型号的新型兵器差异,我想只要不笨的人,都会知道后者是更为强大的型号。”

  宋缺的目光扫过全场,认真的说道:

  “我支持方舟计划的实施,但我不收取各家的核心科技,堡垒领主们最为核心的权力也不会低于我,我只关注一点,便是确保圣地堡垒能够最先进入第十层,能够无条件得到各位的魂晶支持。

  但这些绝对不是让各位无偿提供,为了表明诚意,我会将审判骑士,乃至白银审判骑士的制作方法,公布出来。”

  宋缺的话语再次如同巨石落入深潭,激起千层浪花。

  对比黎万业,宋缺开出的条件,简直跟白给一样实在。

  透露着一股子人傻钱多过于耿直不会做生意的蠢劲。

  以至于有些不真实,但利益当前,还是让这些人中,最后一片支持黎万业的人也倒戈了。

  只有黎万业知道,宋缺说的这些意味着什么。

  “你和你背后的人,都疯了吗?公布审判骑士的制作方法,你可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黎万业认真起来。

  “当然知道。但这个世界还是有比追逐权力更有趣味的事情,您女儿就知道这一点,为何您就想不明白?”

  黎万业一愣。黎铮和黎小年也都望向了宋缺。沉默了片刻,黎家父子最终没有多问什么。

  这场大会对黎家而言,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

  在半小时后的投票里,宋缺不出意外的,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人类联盟最终没有解体联邦制度。

  只是圣地堡垒,成为了一个朝圣圣地一样的存在。

  宋缺收取的只是高阶矿区生物的魂晶,除此之外,其他所有资源都不取毫厘,权力也不做任何分割。

  这样的一股权力场中的清流,让所有人折服。

  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宋缺若要争权夺势,只能是功勋而非谋算。因为这样正直的人往往活不过一集。

  今日的结果也只是个例,因为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人们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年轻人背后是如何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

  开拓第九层的魂晶自不必多说,主动公布审判骑士的制作方案,这在人们看来就像是跟钱有仇一样。

  黎家的地位谈不上一落千丈,但最大的生意,审判骑士这一块儿的收入彻底断了。

  其野心也因为宋缺的出现而被瓦解。

  瘦死的骆驼是比马大,却终究再无法走到巅峰。

  ……

  ……

  时间一连过去数日。

  这几日间,各个堡垒上至领主下至底层居民都处在亢奋中。

  圣地堡垒依旧封锁的很紧。

  世界各地所有的新闻都是围绕宋缺展开。

  这位宋家公子的传奇经历有了许许多多听起来靠谱与完全不靠谱的传说。

  这自然也与媒体有关,在布景和于小喆的努力之下,很多媒体都开始为宋缺造势。

  在宋缺占据所有新闻的时候,其实也有一些小新闻出现过,但并没有激起多少水花,就被方舟堡垒和领主的其他新闻淹没。

  比如三十九堡垒第四层,一个疑似面具菜刀侠模仿者的怪人,提着一颗女人的头颅与男人的头颅,大摇大摆堂而皇之的打开了传送裂缝,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地点就在北滨国际酒店的广场处。

  这件事若发生在林肯堡垒,不过是哥谭小区人们的日常。而在三十九堡垒则是影响极为恶劣的犯罪事件。

  在现场的监控视频里,能够依稀看到女人有着墨绿色的头发,是华夏人。

  而男人则是黑肤色卷发,像是印度人。

  至于凶手则十分嚣张,像是在做着某种恐怖行为艺术。

  他临走之前,对着镜头说道:

  “下一个就是你。”

  这次事件关注的人不多,大事件总是会掩盖小事件。黎家也有意隐瞒,但黎万业实际上是十分重视的。

  他背后的那个年轻人,要求黎万业一定要查清楚。

  这个秋天对于三十九堡垒来说,似乎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

  北滨国际酒店的事件尚未落幕,人类的世界里,又出现了更为震撼的一幕。

  ……

  ……

  冬天就将到来,对于堡垒内部的人来说,这只是一种象征意义的季节更替。

  堡垒里,一年四季温度并无差异。

  四季的叫法也只是一种习惯。

  在入冬前的一周,宋缺兑现了他的承诺,向领主们公布了审判骑士的制造方法。

  只是这个公布过程,远比这些领主们想象中还要“透明”。

  世界各地的电视墙上再一次的统一播放着某个人的讲话。

  所有的造势都是为了增加宋缺的公信力,让这个世界出现一个即便说乌鸦是白的,人们纵然不会相信,也会下意识去思考一番的人。

  宋缺便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在全世界的人们面前,一点一点的解密审判骑士的设计原理。一点一点的讲述这个人类最强兵器是如何通过类似青铜的奇特金属元素慢慢腐蚀人类。一点一点的让人们明白,生命变为了非生命的过程。

  这一切就显得触目惊心。

  “我们无法通过直播制造审判骑士的过程来向诸位证明我的话,因为那样就势必会牺牲一个人类。我想要各位相信,那些成为了审判骑士的人……已经不再是我们的伙伴。他们只是一尊任由领主们操控的机械。

  他们不会荣归故里,不会在战争结束后再回到我们的身边。他们也不再拥有自己的名字与身份。

  不管是物理意义还是精神意义上,他们都已经死去。”

  宋缺的话音里,带着淡淡的悲伤。

  这些轻飘飘的话语,仿佛刮在荒原的猛烈风暴。

  一直以来,覆盖在人们意识里的关于金字塔的种种美好,在这场风暴里,开始涌现出裂痕。

  那些领主们万万没有想到,宋缺所谓的公开竟然是像全世界公开!

  ←

  →

  scritchatererror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