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如果是唐闲会怎么做?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八十七章:如果是唐闲会怎么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圣山

  第三天。

  神隐的死亡还没有被发现,它平日里活动区域就这么几处,也就没有古猿或者其他生物去打扰。

  要在圣山处理尸体很容易。因为圣山在高空。

  唐闲的处理方式便是等到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将神隐抛尸。

  这个过程其实是有目击者的。但是不重要,连着目击者一起抛下去就好。

  法官并没有在这些人身上施加因果之力,所以它们是不会再次出现在这片区域的。

  处理好尸体,这一天也才刚开始。

  神隐的死亡没有掉落任何能力,唐闲也就不得不选择去找玄鸟。

  当然,在这之前他先去不周龟所在大瀑布下来了一次冬泳。

  不周龟惊怒不已。

  即便是没有身上这股子胃液和各种腐肉的恶心气味,不周龟也感知到神隐的死亡也不难。

  它的大脑早就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圣山这片小地方不久之后会发生些什么,它哪怕不想知道,也会知道。

  不周龟敢怒不敢言。瞪大了龟目的时候,唐闲口吐芬芳了起来:

  “太恶臭了,你知道它的胃里有多脏吗?”

  “那些腐肉它居然吃的下去。”

  “不过你不要害怕,你要是多嘴的话,不会成为腐肉,你会在热汤里,各种香辛料和调味品将你烹制的香香的。”

  不周龟哪里再敢说话。

  洗干净之后,唐闲便没有多的指示,径直的前往了玄鸟所在地。

  这一人一鸟谈了许久。

  其实并没有谈出什么结果。

  尽管玄鸟想要保住唐闲,目的是为了问出羽毛下落。

  但唐闲的要求十分难以达成,要的就是玄鸟现在带自己离开。

  虽然玄鸟的行为,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当初罪夺之境的时候,便已经算是违背了法官的意思,但它到底还是忠于万兽法庭。

  唐闲始终无法说服玄鸟,但他也不着急。

  离开那颗梧桐树的之后,唐闲便做出一副玄鸟真是太配合了的样子。

  他哼着小曲儿,眉眼之中带着一股子春风得意的意味,像是接下来的所有困难全部被摆平。

  这一幕可是不少古猿看到。

  唐闲想好了,晚些时候再去一次,而且还得带着些玄鸟喜欢的东西。

  将这一切做妥当之后,唐闲才再次回到了圣山的图书馆,依旧记着各种知识。

  这是第三天。

  对于唐闲来说,事情虽然有些棘手,但总归有解决办法。对于金字塔来说,这一天关于“神国”的搜索量开始变多。

  百川市也在这一天里,得到了来自宋缺等人提供的消息,十数万人都在加紧的布置和清理百川市,所有技术人员也都在将电路铺开。

  同时百川市的地下避难所也在不断地开拓层级。

  食物,衣物,生活道具等等全部在筹备。

  ……

  ……

  神座,第三天。

  让康斯坦丁十分焦虑的是,这一天他几乎没有什么发现。

  整个神座所有地方,包括那间隐藏起来的屋子里,都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我在神国逗留的时间,也在不断延长,再这样下去,我就得永远的留在神国了。”

  康斯坦丁看着电脑前的神座布局图,自言自语。

  “明明是能够感受到的,明明那股气息就在这座堡垒里的,为什么就是无法找到他?还是说我便是那个容器?”

  “不……神座堡垒里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一定还藏着一个地方。”

  尽管在七月份的时候,消失的房间才会出现,但康斯坦丁还是能够感觉到,神座堡垒的大小不该如此。

  最为关键的是——这里如果也是一座金字塔,那么自己处在哪一个层级?

  在下面已经有好几层,每个层级负责的工作也各不相同。康斯坦丁几乎是统领全局,监察者之屋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

  只是自己所在的层级就真的是最高了吗?

  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猛然发现,这个问题自己居然没有思考过。

  因为能够统领全局,能够在宏观层面操控这个世界,操控神座堡垒,加上在那间消失的屋子里看到了一些真相。

  加上自己已经去了神国,见到了神。

  这一切的种种使得康斯坦丁很难想象,也许自己只是一个提线傀儡,也许在这层天花板之后,神座堡垒里也有着更高的层级。

  也许真的是死期将近,康斯坦丁已然能够看到死神那模糊的轮廓。

  生死间的恐惧让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如果机械和生命之间的隔阂无法消除,那么它凭什么会给我全部的权限?”

  “一定还有一层门。”

  一旦有了正确的思路,要解开谜题就不再困难。

  康斯坦丁开始查阅整个神座堡垒目前绘制出的结构图。力求在最后的几天里,找到答案所在。

  但他的时间其实远比他想象中要少。

  夜晚尚未降临,原本预计的“被接管”时间还未到,康斯坦丁就失去了意识。

  他的意识又一次来到了神国。

  “唐景,你回来了。”唐闲神色平和,似笑非笑。

  明明每一次都会暗示自己,神国是虚假的,但这种自我暗示在步入神国之后,很快就会消失。

  康斯坦丁每一次从神国里醒来,都在自责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

  如何才能够从神国里醒来呢?

  为什么唐闲可以做到?自己却做不到?

  我真的……比不上他吗?

  康斯坦丁其实并不了解的是,在一些方面他已然超越了唐闲。

  如果不是塞壬在梦境里让唐闲事先获得了抵御精神幻境的能力,如果不是现实生活里,唐闲有着一个爱他胜过整个世界的小姑娘——

  神国,又岂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康斯坦丁并不知道这些。

  他醒来的时候,这一天已然要完结。

  而他不知道自己在被接管的时候做了什么,他只是知道,那个怪物就要活了,自己就要死掉了。

  他第一次,有些恐慌。

  是比小时候唐闲燃烧天赋殴打自己时还要更胜一分的恐慌。

  这是神座,也就是人间的第三天。

  这一天里,第一堡垒涌入了大量的其他堡垒群众。

  这一天,三十九堡垒第四层,聚集了大量抗议黎家的人。

  同是这一天,黎小年接到了黎万业的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让黎小年错愕不已,以为自己听错了。

  ……

  ……

  圣山,第四天。

  今日圣山停在了极北之地的上空,唐闲站在圣山边缘,看着几千米之下的冰川雪景,忽然有些恍惚。

  他已经感觉得到,那个祭坛里在准备着什么对付自己的方法,法官和自己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看起来大家谁也不会害谁。

  可是彼此之间,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他叹了一口气,却是呵气成霜。

  在云雪之上看着冬日盛景,唐闲倒是不觉得冷,但却有个人想说话。

  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就快要找到真相了。如果说拼图还差哪一块,那便是圣山里的那几个人类,伊甸废墟里,自己父母曾经做了些什么。

  这几个世界其实互有关联。

  尽管拼图不完整,但大体轮廓已经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许就会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

  这个时候,唐闲的脑海里闪过许多人。

  黎小虞,颜小铃,白曼声卿九玉都有,当然也有宋缺阿卡司等人。

  他们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都算是深受这个时代影响。

  可唐闲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想到了康斯坦丁。

  他很想抽一支烟,然后慢悠悠的吐个眼圈,对康斯坦丁说:

  “虽然过程很曲折,但我总算要揭开谜题了,秩序者背后,藏着的阴谋我就快要知晓,如果我能够活下去的话。”

  康斯坦丁是一个背叛者。

  背叛了秩序者,背叛了自己,但最终又可怜的成为了秩序者的囚徒。

  唐闲没理由原谅谁,只是他看得懂那天战斗之时,康斯坦丁眼里的挣扎。

  这个局实在是太过于庞大,没有人能够窥见全貌,所以自己也有可能是错的,康斯坦丁临阵变卦,站在了另一个阵营,也许也有自己的考量。

  谁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那一天康斯坦丁没有那么做,或许他早就被锁在了神国里。

  “说到底,我们两个,也不过是都想活着罢了,活在一个没有神的时代。”

  唐闲到底是没有烟,觉得这个时候吞吐一番烟雾,大概能够缓解心里的压力。

  这一日,他什么也没有做。

  人间的局势,也和前一日一样,人们对于审判骑士的质疑越发严重,但还没有到“量变引发质变”的程度。

  这一日,唐闲只是有些孤独,如果自己死了,康斯坦丁和宋缺,能不能接过自己的意志?

  那样的两个人,合作起来会怎么样?

  他设想着这种可能,直到夜幕降临,他才摇了摇头。

  ……

  ……

  神座,第四日。

  这一天的康斯坦丁,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到底还是被察觉到了。”

  人间大乱,自己的行为反常,在被接管的期间里,秩序化的康斯坦丁,终究是察觉到这具身体主人的反抗行为。

  但康斯坦丁的作用实在是太大,所以终究没有彻底占据。

  这让康斯坦丁想到了一件事情。

  “也许这种类似‘夺舍’的行为,会有极大地限制?”

  通过数日的观察,康斯但丁确信,自己和审判骑士不同。

  审判骑士已然是死物。

  用的就是神经与机器链接的技术。

  但自己还活着,而作为第二容器,秩序者之所以没有彻底占据自己的意识,大概是因为这种行为,一旦使用,短时间内无法使用第二次。

  最终容器已然快要制作好,这个时候,自己活动的时间虽然越来越少,却也不至于完全没有任何时间。

  这一切说到底是推断,康斯坦丁的内心已然十分恐惧。

  所以必须要想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来抵御恐惧。

  这一日,康斯坦丁依旧在找神座的隐藏层级,依旧没有线索。

  但在步入神国前的最后几分钟的时刻,康斯坦丁的眼里忽然有了一丝光。

  他坐在监察者的屋子里,看着人间打乱,也看着神座堡垒里的一切,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脑海里却想到了另一个人。

  唐闲。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康斯坦丁猛然闭上了眼睛,识海里却如同豁然开朗般砸出了一个世界。

  “如果是我,我一开始就不会相信这个世界。”

  就像是最初的康斯坦丁,站在了普罗米修斯的身边低声耳语一样:

  “如果是我,我会颠倒行事。一切反过来想。”

  “越高的层级权限越大,越低的层级权限越小。”

  “越强的秩序之子,越受人尊敬,越弱的秩序之子,越发的被人欺负。”

  唐闲的声音不断地响在脑海里。康斯坦丁隐隐约约的明白了这段话的意思。

  “如果是我,普罗米修斯,我会设法顺着人类惯性的思维骗过所有人。”

  这便是唐闲会做的事情。

  明明是最强的那个秩序之子,却偏偏将自己伪装起来,然后得到了被带走的机会。

  明明本该是死敌,却偏偏是他的朋友,于是将所有真正的敌人玩的团团转。

  “所以如果是他,神座堡垒的最后一层,就不应该是在一个所有人习惯的位置。”

  康斯坦丁的脖子微微晃动了一下,他站起了身,短暂的三个小时不到的思考和观察里,他终于想到了那个一直以来疏漏的答案。

  他走出了监察者之屋,慢慢的看着透明玻璃地面下的场景。

  就像在数千米的高空之上,俯瞰着世界。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的。”

  “最高的层级,原来在最底下!”

  康斯坦丁想出了答案,但他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因为这一天已然结束,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我必须得从神国里找到出去的方法,不然我恐怕走不到底层,就会被接管。”

  说完这句话之后,康斯坦丁的眼里,光芒迅速的消失。

  整个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慢慢平复,乳白色头发下的那张脸,变得漠然而又神圣。

  这是神座的第四天。

  这一天里,宋缺终于公开了身份,表明了自己就在第一堡垒,赶往第一堡垒的人越发的多。

  这一天里,黎小年眼中含泪的发表了与黎万业决断的声名。

  假装是个boss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