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再回百川市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十九章:再回百川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唐闲确信自己这是在梦境里。

  大战之后的极度虚弱,让他身体进入了一种昏死状态。

  战斗已然结束,他记得自己是粉碎了冥凰的执念体。回想起来之后,面对眼前这团红色结晶一样的东西,唐闲也就不怎么害怕。

  这里就像是一个虚无的空间,四周的一片白茫茫的。

  听到冥凰的声音也不奇怪,这些末日级生物几百年都没有死透,真正烟消云散前,依照惯例,大抵是要说点遗言的。

  不过唐闲不买账:

  “我今天如果不是命够大,我会死,我的朋友也会死。前者我就无法接受了,更不提后者,所以你不用为你的行为辩护。我拒绝洗白,我们是敌人。”

  唐闲这是实话实说,不管对方打着怎么样的算盘,有着怎么样的初衷。

  冥凰已然没有了声音,唐闲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通过了考验的人,有没有拿到冥凰的传承。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乃是白茫茫的四周,开始呈现出许多画面。

  场景唐闲已然不知晓。

  应该是在矿区的某处,只是周遭已然没有任何生机。画面里是几个最为强大的生物在与另一个生物战斗。

  很容易的唐闲就猜到了,这大概便是诸神黄昏之战。

  他对这一战的具体表现方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尽管这场战斗在兽神视角看来,也是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山河崩塌天崩地裂。但对于如今的唐闲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助力。

  这场战斗是兽神们赢了。

  伊甸之主很像人类,而秩序者最早的形态,自然不可能是唐闲母亲的样子,而是与伊甸之主一样。

  大概就是一个是正宗的战斗暴龙兽,另一个就是被制造出来的黑暗战斗暴龙兽。

  战斗力也有着明显的差距。

  唐闲没有看到海神,但就像是有记忆一样,得到了海神传承后,唐闲也明白了海神在诸神黄昏里的作为。

  机械族大举入侵屠戮万兽界,但这一切几乎都发生在北方大陆,南方大陆因为海神一己之力,硬是隔绝了所有机械族入侵。

  现在想想,镇海僧曾说过,海神才是真正的兽神,这话的确不假。

  不过过于巨大的身体,也让海神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进攻。

  总之这一战之后,所有兽神都陨落了,或许没有死,可也都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最后的那场对决,是五对一。

  法官,银河,失落之鸟,冥凰,秩序之主。五个末日级生物对战最初版本的秩序者。

  破坏神之所以不在,根据玄鸟的说法,破坏神实力过于强横,根本不屑与他人联手,单挑秩序者,对秩序者造成了重创,但也被秩序者所击杀。

  这场战斗最终以五大兽神联手获胜而结束。

  但在结束之前,出现了一些银河所没有提及的细节。其实被拖入神国的,不止法官一个,五个兽神全部进入过神国。

  只是另外四个,没有费多大功夫便从神国里走了出来。

  末日级到底是末日级,这种能够让自己与唐景都无法察觉到精神囚笼,它们轻而易举的破解。

  但直面本心之下,只有一个人出来的稍晚些。

  法官。

  那个时候没有人察觉到法官的不对劲。

  机械生命终于彻底败北,诸神黄昏之战,以万兽获得了胜利而告终。这些机械族的核心材料,由伊甸之主带回了伊甸废墟。

  一切本该结束,人间的世界也本不该受到牵连。

  可法官从神国出来后,就已经彻底变了。

  银河将死,它喜爱人类,便去了人间。

  失落之鸟同样将死,则飞向了不可知之处,下落不明。

  伊甸之主在伊甸废墟想要让身体重新恢复机能,但竭心射线实在是过于强大,比之银河与失落之神,伊甸之主也同样处在生死之间。

  而冥凰,则带着不甘飞往了北方大陆的最西面。

  大战结束之后,兽神们似乎也将要陨落。

  不久之后,银河和失落之神的死讯就传开了。冥凰为了死后不被生灵叨扰,便支撑起了一片巨大的灵薄狱与和幽冥涧,地点就在唐闲与冥凰执念战斗的这片山谷里。同时,冥凰死去的消息也传开。

  但冥凰并没有真正的死去。

  所有的兽神仿佛都陨落了,只有伊甸之主和法官还活着。

  记忆到这里便没有了画面,只有一些讯息

  在兽神们逐渐死去之后,法官前往了一次伊甸废墟。至那以后,伊甸族里但凡有着创造力的生物都灭绝了。

  但这件事外界不知晓。冥凰也是通过吞噬其他生物获取的记忆,这些生物里就有法官当时的随从。

  它们之所以前来罪夺之境,便是认为冥凰已经死去,同样想要夺走冥凰的传承。

  只是和伊甸之主经历了死战之后,法官已然重伤垂危,不敢以身涉险,只好单独派部下来夺取传承。

  也因此冥凰得知了法官的真实目的,才隐约明白了,那次神国之行,法官被蛊惑了。

  它不断地吞噬周围的生灵,让整个罪夺之境都变成了一片荒芜死地。

  可不管怎么吞噬,竭心射线带来的重创都无法恢复半分,生命恢复能力就像是被永久的移除了。

  冥凰终究是难逃一死。

  它回忆起那场战斗也是一样的,不管在灵薄狱内如何吞噬亡灵,面对机械生物的恐怖射线,它的生命恢复能力始终无法跟上。

  恰如将死之时,它意识到这些亡灵即便吞噬干净,也无法让自己伤势恢复,倒不如索性死了,做一个冥界的君王。

  冥凰最终死去。

  生前的两个最为不甘的执念,一个是遗憾于自己的死亡,如果拥有磅礴的生命力,也许面对机械生物,自己便不会胜的如此艰难。

  另一个便是被法官背叛!

  原来觊觎着这个世界的,不止是机械族,还有法官。

  所有的兽神都被法官算计了。包括伊甸之主在内,诸神黄昏之战之后,兽神们都算是处于生死之间。唯有法官,并无性命之忧。

  它前往伊甸废墟,将本就垂死的伊甸之主再度重伤,夺走了机械族最为核心的制造科技。

  同时由于伤势过重,闭关于祭坛里休养生息,四处派遣兽类寻找传承。

  在确定兽神们死去之后,它开始进攻人类的世界,带着机械族的科技和一些听命于法庭的兽类,席卷了人间!

  人类也因此被赶进了金字塔里。

  历史的真相,靠着兽神冥凰本身的记忆和其吞噬的记忆,最终在唐闲的梦里补全。

  诸神黄昏之战的战斗场面,的确称得上世界末日。

  也是在这些战斗画面里,唐闲明白了冥凰的屈辱。

  “第一次测试,是测试我能否在冥界活下来,是否有着足以继承你力量,或者填补你执念的生命力。”

  “第二次测试,则是你想要试探我,能不能坚定自己的立场。虽然我觉得你失败了,而且这个举动十分多余,但还是让我得到了一些讯息,解答了我的一些疑惑。”

  万兽法庭刺客图案的时麟在察觉到是伊甸魔童时,为何说是法庭灭绝了伊甸族。

  而天坑底下那只蛟龙的说法,则是秩序者灭了伊甸族,

  事实上两个说法都没错,因为现在的情况,说不清到底是法官在利用秩序者,还是秩序者利用法官,但至少数百年前的诸神黄昏,是法官背叛了万兽。

  拼图越发完整,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唐闲已大致清楚。

  只是后面无论他说些什么,冥凰最后的这道执念都没有回应。

  唐闲就像是困在了这片空间,怎么都出不去。

  不得已,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冥凰是如何被机械族击败的。

  这就像是反复处刑一样,看了四次后,唐闲大抵上是明白了,这丫的就是在单曲循环表达自己的怨念吧?

  如果当年生命力能够再强一点,或许就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所以仔细想想,幽冥涧里那场死斗,最麻烦的敌人不是冥凰也不是万兽,而是幽冥涧本身。

  那些死亡气息不断地吸收自己和唐很肉的生命力,第一次出现这种让自己和唐很肉都追不上的生命流失速度。

  “能不能不要放了?虽然我对你没有好感,但你骨灰都被我给扬了,咱们也算扯平,你交出传承,我寻找下一处,如何?”

  依旧没有回应,或者说回应唐闲的,还是那场战斗。

  ……

  ……

  百川市。

  新的百川市人民医院还在建设当中,在人口大量融入之后,百川市的医馆自然不再只有乔珊珊的一家。

  不过唐闲被送来百川市的时候,第一时间大伙儿还是想到了乔珊珊。

  “他只是很虚弱,并无大碍。”乔珊珊对黎小虞说道。

  “怎么就你一个,元雾呢,小九呢,那只鸟呢?那头蠢龙呢?”问话的是卿九玉。

  “走了。饿海。”唐很肉一如既往的语气生硬。

  他眼睛就盯着唐闲。

  几个小时前,唐闲一直处在昏迷当中无法醒来,唐很肉和玄鸟对峙了一会儿,玄鸟表示自己不会对唐闲出手,并告诉唐很肉,这个时候可以带着唐闲回百川市。

  唐很肉想了想,接受了这个建议。没有理会玄鸟。

  而玄鸟也不解释什么,振翅飞往了东方,往饿海方向飞去。

  唐很肉用极为生硬的形式,将罪夺之西境的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担忧。只有句芒,神情很是兴奋。

  “你是说他的实力忽然间有了极大的提升?”

  “是的。”唐很肉说道。

  “我想做个实验。”句芒看着黎小虞。

  “什么实验。”黎小虞忽然警惕起来。

  但是已经晚了,句芒的念力驱使下,一根植物藤蔓从病房内的天花板上刺入,直接贯穿了唐闲的手臂。

  黎小虞看着这一幕,先是一愣,接着像是炸毛了的猫一样凶狠的瞪着句芒。

  唐很肉也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停!听我解释下!”

  句芒淡定的看着唐很肉,这个屋子里能打赢她的就唐很肉一个。

  宋缺阿卡司等人都不在。

  “在你们要处置我之前,先看看唐闲的手。”

  黎小虞狠狠地瞪了一眼句芒,随后发现唐闲的伤口在慢慢痊愈。

  乔珊珊皱眉说道:

  “老板以前可从不受伤,他要是受伤了,都是瞬间痊愈就跟唐很肉一样。”

  唐很肉很疑惑,自己都已经恢复了,为何唐闲没有恢复。

  句芒便看了一眼唐很肉,唐很肉忽然明白了用意,他也是个狠人,直接在自己的手臂上撕咬着,本该血肉模糊的手,却是一瞬间痊愈。

  这才是两个生命恢复力堪称变态的家伙该有的生命恢复速度。

  对比之下,唐闲的生命恢复速度就显得很慢了。

  黎小虞内心更加担忧,只是见着句芒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她问道: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的。说来也巧,前几天,我刚好和宋缺聊过,有没有可能进行二次天赋燃烧,二次天赋燃烧之后,身体会呈现什么样的状态。”

  句芒看向唐闲,只觉得唐闲的身体简直就是宝藏。如果不是黎小虞在这,她都恨不得立马对唐闲做些不可名状的事情。

  “天赋燃烧之后身体机能会大幅度下降,宋缺便经历过,我也经历过,只是我没有燃烧全部天赋。理论上来说,二次天赋燃烧也一样。但不知为何,我们都没办法再次燃烧天赋。就像那道门消失了一样。”

  “唐闲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有了极大程度的提升,他又不是可怜的暴君种,那么他可以使用的手段便只有二次天赋燃烧了!”

  “所以他现在……还能恢复吗?”

  “能。第一次燃烧天赋后,就彻底变成了普通人。这种肉眼可见的回复能力是不会有的,但唐闲还能有,我不确定是不是他的伊甸血脉的原因,不过等他醒来了问一问就知道了。”

  句芒没有说的是,如果二段燃烧天赋,不是一次性的能力,而是可以多次使用的能力,那么唐闲相当于将人类的战斗力,拔高到了另一个台阶上。

  “明天再测试一次,如果他的回复速度变得更快,那就说明我的猜想是对的。”

  “他大概要多久才能醒来?”

  “谁知道呢。毕竟没有人做到过类似的事情,一个也没有。”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