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破坏神的遗憾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三十章:破坏神的遗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排名战结束之后,会有一个特别的休息时间段,将持续一整天。

  从这里就尤其能够感受到赤帝或者海妖的险恶用心。

  大家看完了一场场对决,对大多数对手也有了一些了解。

  比如君临有着强横到不讲道理的战斗力,镜角鲨的额头能够召唤出一面反弹进攻的镜子,有个家伙躺在地上,结果对手就是会莫名其妙败北。

  诸如之类的情报会让海兽们内心也模拟出一个混战作战策略。

  比如在某个共同的强敌被做掉之前,大家联手合作,暂时同仇敌忾。

  竞技场外是一片被鬼珊瑚照亮的巨大而空旷的海域。

  那些巨大的,或者不那么巨大的海兽们,原本扎堆在竞技场,后来便分散在了这片海域里。

  唐闲和君临走在一处,感受着四周的波动。

  “排名阶段,没有人敢挑战您,但现在不一样,单挑没有人是您的对手,可群殴呢?我自然不出手,不过方才散去后不久,就有海兽与我交流,要我加入对抗您的阵营,难搞哦。”

  唐闲心里已然有了算计。

  他现在就仿佛是君临的军师。

  其实这个画面唐闲在很早之前也想过,有没有可能自己在哪天夺了万兽法庭法官的传承后,能够号令万兽,开始对秩序者发动一场战争。

  人类则彻底坐收渔翁之利。

  这件事有些不现实。毕竟法官自己都没办法做到号令万兽。

  但至少现阶段,他是真心希望说动君临和自己一个战线的。

  【一群垃圾叠在一起,就不是垃圾了?】君临很狂。

  “按照我的看法,垃圾多了,清理起来也很累不是么?”唐闲笑道。

  这一人一兽此刻还在竞技场里,从红光一片的海域里,唐闲和君临都能够感受到很多的目光。

  【你要怎么做?】

  “自然是去当说客,让您这样的存在,能够安然的坐享胜利。垃圾只会脏了您的手,脏活儿我来就是了。”唐闲觉得唐飞机要是能有自己现在这业务水平,也不至于一直当个坐骑了。

  唐闲的话语让君临很受用,但君临并不蠢。

  【你图什么?】

  “我从海泥王的神识里探知过了,它作为这片海域里存活了百余年的怪物,对于竞技场里的很多密辛都有了解。”

  见君临略微疑惑,唐闲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对于海兽们而言,混战便是终点了。”

  【为什么?】

  “因为赤帝太过强大,不可战胜。”

  【哼!】君临只是冷哼一声,却也没有怎么反驳。

  唐闲继续说道:

  “这些红色的鬼珊瑚,能够唤起万兽心中的战斗欲望,但它们也明白,赤帝实在过于恐怖,对海兽们来说,最大的荣耀根本不是战胜赤帝,而是与赤帝交手。”

  “数百年来,深海区域的海兽们死伤其实是最少的,到了这里的海兽都是最为强大的,被鬼珊瑚影响的效果也就最弱,越强大的生物,就越是懂的生存之道的不容易。它们制定了一套深海的规则。”

  【规则?这些垃圾还真是无聊。】

  “毕竟在这片海域的万兽们看来,进化是有极限的。那个能够与赤帝交手的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光里,都会得到深海区所有生物的尊敬,甚至得到供奉。不论强弱,只要能够得到这份荣誉,哪怕这片区域里明明还存在着更强大的海兽,也会听从其号令。”

  海泥王的这段记忆,唐闲得到的时候觉得非常有趣。也因此让他有了一个合理的动机。

  【而你,想要得到这份荣誉?】君临已经听出来了。

  唐闲点头的瞬间,便感觉宛若实质化的压迫感传来。

  他神情不变,依旧有些谦卑的说道:

  “在竞技场历史上,其实出现过六次两只生物打成平局,挑战赤帝的情况。我觉得咱们可以互帮互助。”

  【你觉得对付赤帝,我还需要你的帮忙?】

  “赤帝是我见过的最接近神的存在,您也一样,我无法想象您或者赤帝这样的存在,居然能同时出现两个。”

  唐闲现在很会拿捏分寸。

  越是拍君临的马屁,便越要同时抬一手赤帝,吹一踩一那是低级带节奏的,吹桑捧槐,才是君临这种自大狂最容易上钩的钓鱼方式。

  君临的确越发不满赤帝。

  “您打败了赤帝,万一……我是说万一,赤帝有其他准备呢?毕竟这几百年来,它一直不败,几处海域里没有一个生物能够打败它,也有些可疑不是么?”

  “而我只求荣誉,真和您一起晋级面对赤帝,以我的实力……也只能一边观战,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会浑水摸鱼?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和赤帝对战的荣誉,能让我在这片海域捞到诸多好处。而这些荣誉,作为唯一一个有可能击败赤帝的您来说,自然不值一提。”

  君临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唐闲也感觉到压力骤然减轻。

  他神情上毫不在意,但内心可谓是掀起轩然大波。

  冥凰的执念,固然是远远不如末日级生物那般强大的,而且那道执念走不出罪夺之境。

  但唐闲完全没有想到,万兽法庭居然也存在着一个类似的生物。

  甚至如果不考虑幽冥涧的地利加成,单纯按照战力计算,这位君临的实力还在冥凰之上。

  唐闲继续游说,从自己的利益,和君临的利益上找到共通点。

  他分析的头头是道,君临也挑不出毛病。

  对于海兽们来说,这片海域里的霸主地位自然是十分尊崇的。尽管君临根本瞧不上。

  【你是某种海兽?】

  “我不是来自这片海域,但我的确算是某种海兽吧。我的本体是一种叫海怂兽的生物。”

  【没听过。】

  君临的确没有听过,也并不在意。

  唐闲要的就是他没听过,毕竟这种生物存在于海神体内,负责清洁海神的心室。

  理论上来说,除却自己和父亲唐问,就没有人知道。

  【你隐藏了实力,但不要以为能够跟我相提并论,若你干预了我和赤帝的对决,我会随时杀了你。】

  “如您所愿。接下来您就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

  ……

  第二日。

  有了那根三叉戟,唐闲的确像是一个彻头彻尾海兽,这种在大海里呼吸的感觉,让他十分的惬意。

  此时此刻,在海妖一声令下后,整个神之海域最强的十八只海兽,加上两个外来者,登入了竞技场。

  但竞技场和昨日相比又有了极大的变化。因为那些巨大的看台和边界,被赤帝给摧毁。

  如今整个竞技场,几乎没有边界,这便是一片真正的厮杀海域。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十只海兽将各自为营展开战斗。

  整片海域里,这些海兽们必须依靠谋算,地利,自身的特性和强横,成为那个最终胜利者。

  赤帝和海妖依旧在看台上,全程注视着这片战场。

  海妖说道:

  “你说主人一个独行者,为何会设置这样的一个引诱人合作的作战局面?”

  海妖的印象里,主人破坏神有着世间最强的力量,它不需要跟任何生物合作,即便是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

  赤帝说道:

  “能够击败我的存在,会如约拿到主人留下的横之力。”

  海妖疑惑道:

  “那只是传承的一部分?”

  同为破坏神传承的守护者,海妖其实只是一个仆从,它和赤帝一起生活了数百年,更多的只是在帮助赤帝打理这片海域。

  但真正知晓传承之谜的,还是赤帝。

  赤帝点了点头。

  “我记得以前,我也问过你这些事情,但你从来都是不肯说的。”海妖笑道。

  它并没有笑多久,笑容就逐渐敛去。

  血红色铠甲下,其实是看不清赤帝的表情的,但赤帝是否认真严肃,海妖都能感知到。

  赤帝此刻就是一副很凝重的表情。

  “这一次,我预感到……我们的使命也许就快要完成了。”

  “你是说……不可能,那个君临的确很强,我承认它击杀割裂乌贼的那一幕,强的超乎我想象,但绝对不可能凌驾于你!”海妖有些紧张。

  赤帝说道:

  “完整的纵横之力,主人留下了别的条件。虽然我很欣赏那种不依靠谋略,以霸绝的武艺战胜十九名同台挑战者的真正强者,但即便是这样的存在,主人的交待也只是留下横之力。”

  海妖很好奇:

  “那主人完整的传承,到底要如何获得……”

  “如果有着依靠谋算,不断整合他人,铲除异己,最终来到了我的面前,以最低的损耗击败了我的存在,才能够得到完整的传承——纵之力与横之力。”赤帝说道。

  听闻这话,海妖沉默了许久。

  它几次看向赤帝,赤帝的眼神很平静。

  海妖恍然。

  自己短时间能够想到的事情,赤帝在几百年的时间里,自然也早就琢磨透彻了。

  “原来主人还是悔恨的。”海妖的语气有些悲伤。

  “是的,它一生纵横,没有任何万兽可以与之匹敌,但也一生孤寡。六大兽神里,只有主人是最为势单力薄的一个。”

  赤帝轻声一叹:

  “传说已经死去,万兽都以为当年的主人是狂放不羁,不屑于与他人为伍。可实际上主人它……只是不善于做这些事情。”

  “它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物,但个性孤僻,与其余几位兽神也没有交情,虽然仰慕破坏神之名的兽类当年也不在少数,但能够接受得了主人脾性的,能够对自己用近乎残酷的方式来锻炼的,根本没有多少。”

  赤帝的双目带着崇敬:

  “万物都依靠进化,以为神只是更高级的进化产物,但唯有主人相信百炼成神。它一生都在修行与战斗,最终突破了自己极限。可也因此,它没有什么朋友。”

  “诸神黄昏之战,并非主人无意和其他人联手,主人只是……觉得既然没有生死与共的交情,又何必拉着人一起送死?于是它便独自迎战,最终陨落。”

  海妖知道赤帝对破坏神的崇敬,轻声安慰道:

  “至少主人活出了自己想要的姿态。”

  赤帝缓缓的摇了摇头,有些悲哀的说道:

  “恰恰相反,主人并没有活出自己想要的姿态。陨落之前,主人只是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让我将其安葬于饿海。我早些年,也以为主人一生洒脱,狂放不羁,即便败北,也打出了世间最为精彩的一战。它本不当有遗憾。”

  又是一声长叹,赤帝说道:

  “但后来我琢磨明白了,纵横之力为何主人要将其分开,为何要将完整的力量,给予依靠谋算者?这一切都说明了主人其实内心是有遗憾的。”

  “能够整合他人为己所用者,必然有着异于常人的识人眼力和谋算。能够以最小损耗来到我面前者,则势必是精于战斗的人。或许他的战斗看起来很乏味,但绝对是能够在战场上坚持最久的存在。”

  “主人的一生,的确获得潇洒不羁,可它还是遗憾——与强敌决战最终殒命,听起来是极为壮烈的,在后世们看来,那些传说故事即便数次听起,也依旧会血液燃烧。但真正的战斗,如果不以胜利和存活为目的,那都是愚昧的行为。主人也许想要寻找的,便是一个同样强大,且能够弥补它生前不足的存在。”

  赤帝的内心,还是更喜欢破坏神一样的存在。霸者无器,以绝对的力量碾压一切,才是它追求的终极。

  但它依旧听从赤帝的话语,它也在之前的排名战里,看到了那种可能性。

  “但是那样的存在,不会有吧?能够击败你的,在最后的混战里,必然是被针对的,它的选择便只有一条,那就是击败所有人。”海妖说道。

  赤帝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那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展露出实力呢?”

  海妖之前以为赤帝所忌惮的那个存在,是外来者君临。

  但此刻它才发现,赤帝一直盯着场上那个最不起眼的小不点儿。

  它疑惑的说道:

  “难不成你认为还有谁会比那个君临更强?”

  赤帝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示意,让海妖开始最后的角逐。

  假装是个boss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