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万兽法庭的终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五十四章:万兽法庭的终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要驱逐万兽法庭,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万兽法庭的势力几乎遍布整个北方大陆,去年人类大举进攻约佩拉平原,其一举一动几乎都被万兽所知晓。

  白骨山脉与海神教会师后,唐闲便立刻开始拟定作战计划。

  原本唐闲计划了许多,在多线扩张和稳扎稳打间取舍不定。

  可真实的情况,却比他想象中简单太多。

  当法官从祭坛里结束了数百年的禁闭,万兽法庭的审判长们便开始强制性统治其他万兽族群。

  卿九玉被夺去了狐族女王的位置,虽然与唐闲有些关系,但类似卿九玉与狐族经历的兽群,其实有很多很多。

  弈牛,宝石虎,埃尔克熊等等许多靠近阿玛拉洲的兽群,都被法庭强势接管。

  它们早已经不满法庭的上供,也不满法庭的统治。

  与人类本就是天然敌对不同,它们在等待的是一个足够强大的,敢于和法庭叫板的存在。

  如今见到了声势浩荡的海神教要驱逐法庭,许多万兽便纷纷加入。

  它们不仅成为了讨伐法庭的一部分战力,更是不断地提供法庭各个地方的情报。

  从白骨山脉到天阙平原,当年娲蛇们被迫南下,如今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这一路上所有能够围剿的,收服的法庭的势力,唐闲一处没有漏过。

  他此时此刻的性子有些混不吝,只要愿意效忠对付法庭的种族就既往不咎的收了,但凡还对法庭抱有幻想的,就直接剿灭。

  唐闲也不怕混入什么奸细,因为万兽里没有能够瞒过他眼睛的。

  作为秩序者与伊甸族混合天赋者,加上几位兽神传承加身,如今的唐闲,已然像是一个能够建立新秩序的领袖。

  他正在带领万兽,在北方大陆建立起一个新的、比万兽法庭与海神教规模更大的势力。

  抵达天阙平原后,潮水般的万兽大军便开始多线扩张。

  白曼声率领海神教众前往西方。唐闲率领本就居住在北方大陆的万兽,包括狐族,熊族,咒空鸟,宝石虎等等万兽族群前往东方。

  也曾遭遇了几次万兽的抵抗,在法庭原本的审判长被唐闲全灭后,新来的审判长就从浩劫级掉价到了天灾级,法庭余威还在,一旦组织起反扑,让不少万兽仍然心有余悸。

  但唐闲实在是太生猛了。

  如今的他,连浩劫级生物都不是其对手,更遑论天灾级

  元雾,唐飞机,唐很肉,都是一方猛将。

  在血色荒原,万兽法庭麾下的白莽猪群与金烈鸟群发动奇袭,率领兽群的审判长乃是天灾级的龙脊鳄。

  这种阵势原以为会发展成一场大战。

  白莽猪是一种比弈牛更为暴躁脾气的凶兽,完美级生物,族群浩大。

  它们同金烈鸟组成的反扑阵线,都带着极强的进攻性。

  而唐闲让元雾守在了血色荒原的一处隘口。万兽们本不看好元雾,即便在人类中,这个少年似乎也过于怯懦。

  但当元雾暴君化后,只一眼就镇住了万兽大军。

  白莽猪的冲锋,金烈鸟的空袭,在那道破镜一样的目光下,都变得支离破碎。

  仿佛死神的垂眸,众生平等。

  万兽也第一次意识到,除开唐闲,人类之中也有实力强大的存在。

  随后白雾沼泽,遭遇淤泥兽荆棘巨兽的军团,这种柔韧到极致和坚硬到极致的生物族群,组成了一道难以通行防线。尤其在沼泽之地,弈牛群的蛮牛冲击根本不敢发起。

  而这场战斗,唐很肉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

  不管是柔韧性,还是坚硬度,淤泥兽的首领和荆棘巨兽的首领都不够唐很肉消遣。

  这些在其他万兽看起来极为难缠的怪物,遇到了唐很肉这样的真正的怪物便顿时乱了阵脚。

  唐很肉就像是先锋大将,直接冲入了浓雾之中,夜晚时分,便带着淤泥兽和荆棘巨兽首领的魂晶。深夜,唐闲的大军继续东进。

  靠近东海区域的时候,唐闲的万兽大军便遇到了最强大的阵容,曾经让人类闻风丧胆的超级巨型生物泰坦巨人。

  人类的第一颗浩劫级生物的魂晶,便是来自于泰坦巨人。

  那是一只奄奄一息的泰坦巨人,即便如此也让当年的人类探险家们大吃苦头。

  如今唐闲遭遇的,是十二名泰坦巨人的组成的巨人阵。

  这些与祖顿巨人一般大小,实力却强横数十倍的巨人,哪怕只是行走,带来的声势与震动都能万兽退却。

  这一次唐飞机发威了。

  他相比于泰坦巨兽,其兽化的形态也只是一条小蛇一样。

  可飞翔在天空中的唐飞机,就像元素之主一样,冰霜雨雪,风火雷电召之即来。每一道元雾的力量,都堪比元素乱流。

  恐怖的惊雷让泰坦巨人也不敢硬接。灼热的龙炎足以焚化泰坦巨兽的骨血。比巨人更为巨大的冰锥拔地而起,将整个战场变成了极北冰川。x

  十二只浩劫级生物的实力,其实已经超越了浩劫级boss的力量。但唐飞机硬是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这十二只泰坦巨兽一一击败。

  这场浩劫之战,便是一场冰与火的洗礼。整个战场已然面目全非,所有的树木要么被冻结,要么被焚毁。

  巨大的惊雷落在地上造成了一道道坑洞,巨人们纷纷倒下,如同山岳崩塌。

  大地的震颤从开始就不曾停过。

  唐飞机也受了不轻的伤,但当所有巨人都瘫倒在地的时候,他变回人类的形态时,依旧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嘴里说着不过如此之类的话语。

  唐小九也在战斗里,展现出了惊人的潜力。

  就像是神话里写的那些桥段一样,恶魔与神明都比人类更强,但恶魔与人类的孩子,或者神明与人类的孩子,却比纯种的恶魔与神明更强大。x

  唐闲现在隐隐明白了,为何卿九玉会说小九能够超越她。万兽和人类的孩子,这是世界独有的一例。某种意义来说,小九的存在,和伊甸之主赋予万兽变为人类的能力,也有些关系。

  伊甸之主对于人类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一切还一直是一个谜。

  唐闲没有被这些思绪影响,是伊甸之主的暗示也好,是法官自己的意思也罢,法官的的确确的毁灭了人类的文明,将人们逼入了金字塔。

  这场与万兽法庭的对决,也本就是必然会出现的。

  唐闲一路上高歌猛进,在几位伙伴的努力下,他势不可挡。那些归顺海神教的万兽们,也受到了鼓舞,开始越发的勇猛起来。

  一路上捷报连连,白曼声那边也同样顺利,法庭势力兵败如山倒。

  只是唐闲一直没有找到圣山的位置。

  归顺的金烈鸟和咒空鸟不停的寻找圣山,但始终没有找到。

  万兽法庭在整个北方大陆被连根拔起,已然是所有万兽都知晓的事实。

  可是没有万兽会庆祝。

  因为法官还没有死。

  这个时间存活着的,唯一的兽神还活着。

  只要法官还活着,法庭便有可能死灰复燃。

  唐闲一直没有找到圣山位置。

  圣山是移动的,唐闲想着也许法官也在竭力的避开自己。

  它如果看过了藏在高塔的里卷宗,或许会因为伊甸之主的某些话,而对自己有错误的判断。

  这些都是利好的消息,如果说有某个时刻,是最适合击败法官的,那便是此时此刻。

  全面胜利的喜悦,在寻找圣山的日子里,开始慢慢的被消磨。

  唐闲的心倒是不急,但万兽很急。

  兽神对于万兽来说,实在是无法逾越的高山,数千年来,兽神已经成了万兽心中不可战胜的存在。

  法官一日不死,它带给万兽的恐惧,就会不断地蔓延。

  如今的万兽还有战意,也许再过一阵子,这种战意就会消弭。

  唐闲烤着狗肉。

  地狱三头犬还是很有骨气的,到了最后都还在为法庭而战,唐闲很感激这样立场坚定地敌人。

  毕竟它要是投降自己这边,那烤来吃就有一点不合适。

  唐闲也一直在思考,法官到底为何要躲着自己。x

  拖时间的目的,真的就只是为了瓦解军心

  咀嚼着嘴里流油的狗肉,唐闲总觉得自己疏漏了一个关键点。

  唐很肉元雾等人见着唐闲这幅表情,便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去打扰唐闲。

  “伊甸之主忽然通过族人暗示我高塔的位置,是为了让我知道真相,并且选择与它合作。在伊甸之主的预估里,我应该是会答应它的。”

  “而伊甸之主的之所以提前暴露自己,是因为察觉到了某种变化。也许是新的兽神正在苏醒。”

  思绪转到了君临,唐闲眯着眼睛,顿时想到了自己所忽略的点。

  “君临起初效忠于法庭,可圣山我去过。没有君临这号存在。”

  “在此之前,我根本不具备和君临一战的实力,如果当初围剿我的万兽里有君临的话,那场围剿我必然无法存活。”

  “可法官没有派遣君临,君临似乎也对我一无所知。”

  “是故意不派遣君临保留实力一个兽神不该这样做。”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它根本没办法派遣君临。”

  唐闲的眼中精光一闪,这一瞬间他知道了问题的关键。

  “也就是说,在我与法庭审判长们激战之时,在人类还没有大规模转移到百川市的时候,君临也许根本不存在”

  “君临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是圣山最后的那片禁地”

  联想到了伊甸这样的字眼,联想到伊甸之主代表生命之神。

  唐闲内心的思绪终于得出了问题的答案

  “圣山深处的禁地里,藏着伊甸族创造万物的秘密”

  “法官难不成是在拖延时间,制造万兽”

  尽管这些推导没有证据,但唐闲一想到此的时候,依旧会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世间再强大的科技与生物,也都遵循种种物理规则,法官不可能凭空创造出生物。”

  一旦有了线索,有了正确的思路,唐闲很快就想到了破局的关键。

  “君临。如果我是法官,我会去寻找君临。”

  他忽然有些担忧君临。

  也是在此时此刻,唐闲才想起来,自己和君临是建立了某种感应的。

  这不是卿九玉单方面感应自己的魂晶链接,而是一种互相感应的链接。

  顺着这道感应,唐闲的眼中赫然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灼烧的大地,悬停在空中的巨大岛屿。这些画面一闪而过,唐闲却还是认出了这个地方。

  同时识海似乎受到了某种牵引,在指明方向。

  唐闲的表情先是一惊,继而慢慢平静。

  “原来圣山在红莲地狱。”

  如今的红莲地狱已然成了一片死地。所以万兽们也不曾去探寻。就像人类也会忌惮某些充满怪谈的地方。

  在万兽心里,那只巨大的海龟,也是一个不可招惹的存在。

  海龟死后,红莲地狱从冰雪之地,变成了熔岩地狱。

  圣山,监牢。

  君临奄奄一息,意识浑浊。

  法官实在是太强大了,它原以为自己的力量虽然不足以和法官一战,但总归不会败北的太惨烈。

  可真正与法官交手的那一刻,君临才明白了兽神们为何可以拯救这个世界,或者说改造这个世界。

  几遍自己的能力是最为克制法官的肉搏之力,面对绝对的实力差距,也依旧被法官稳稳压制。

  那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法官甚至没有怎么受伤,只是略微感到疲惫。

  如今的君临被关押在圣山监牢里,等待着它的,便是被消解在伊甸胚胎里,成为一个新的,绝对顺从法官的生物。

  在红莲地狱的那场对决里,君临原本可以向唐闲求援,它与唐闲建立了一道感应。

  但它最终没有这么做。

  自己一个是死,加上一个唐闲大概也是死。

  兽神过于强大的实力,让君临也产生了一丝绝望。

  最后的时刻,君临如同也依旧是如男子汉一样,没有屈服,没有求援。

  可世间的缘分便是这么说不明道不清。

  宿命与机缘,不会因为谁有意避开,就能够真正的避开。

  最后一日,君临被法官从监牢里带出,目的地是圣山禁地。

  也是这一日,圣山的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龙吟!div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