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圣山之上的对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假装是个boss第五十五章:圣山之上的对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龙吟之声响彻在一万九千米的高空之上,这是咒空鸟和金烈鸟也难以抵达的高度。

  苍龙穿过了云海,顺着唐闲的指引,终于见到了天空中的岛屿。

  这声龙吟如雷霆震荡,圣山之上的长耳古猿们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烬龙回归,但较之于烬龙,声音又有差异。

  它们纷纷抬起头,便看到了蜿蜒在天空中的苍龙。这一瞬间,古猿们的脸色大变。有些从头别处圣地归来的长耳古猿,是见过这头龙的,顿时便惶恐起来,似乎又想起了约佩拉平原的那一幕。

  猿猴骚乱起来,带着巨大镣铐与枷锁的君临,看着天空,神情诧异。

  法官的表情也同样有些疑惑,但随即它想到了答案。

  君临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自己的确是想杀死唐闲的,唐闲也该明白,可为何这个人类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自己?

  法官一声冷哼。

  这声音不大,却像是传递了某种情绪,那些焦躁的古猿们纷纷镇静下来。

  它们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在圣山,这里有着世间最强的生物。

  巨龙降临在圣山,通往禁地大门前的那片广场之上,拦住了法官的去路。

  一道道身影从巨龙之上落下,其中一道变幻为兽类,露出了巨大的本体——娲皇蛇。

  一龙一蛇之间,几个人类身影出现。

  其中最为法官所熟悉的,自然便是唐闲。

  唐闲的到来,让法官的计划被打乱。

  自打看到了伊甸之主的笔记,它对唐闲便有了几分难以道明的忌惮。

  但它也没有太多的困惑。

  巨大的广场两边,便是许许多多的猿猴们的实验室,这片空出来的广场,倒有几分擂台的意思。

  唐闲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就没有在一个正常的地方与人对决。

  要么是海底两万米,要么是深渊之下,要么是高空之上。

  他看着法官,看着法官身后奄奄一息的君临,说道:

  “你比我想象中要能忍。我以为你多多少少会在意圣山之下,那些效忠法庭的万兽。”

  唐闲点点头,万兽大军最终不敢登陆圣山,因为法官太强大,这个世界敢于叫嚷着要逆天屠神的人不少,但真正敢去做的人则不多。

  法官自然注意到了,唐闲所带来的的,只有唐闲自己的人。这些人它大多见过。

  只是有一个生面孔。

  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鸟嘴面罩的刀客。法官是第一次见到暗鸦,看起来是一名人类,但给法官的感觉,却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唐很肉,白曼声,唐飞机,元雾,唐小九,暗鸦。

  如果真要打起来,唐闲相信君临也会帮助自己,只是君临看起来伤势极重。

  为了控制住君临这样的强大生物,唐闲猜测这些天法庭大概一直让君临保持着一种重伤状态。

  他此前在圣山,也感知到了监牢里有着某个浩劫级的怪物。

  “法庭已经毁了,你数百年间建立的基业,几日间就荡然无存。”

  唐闲点点头。

  “的确是这样的,所以我也很纠结。”

  法官不解。

  唐闲说道:

  “如果君临在你手里,而且活过了这么多天,那就证明我的推断是对的,当年伊甸之主创造万物的手段,就在这座圣山里,也许就在禁地?”

  法官一惊。唐闲如何推断出来的?

  “这座圣山,果然有很多秘密。”

  唐闲其实还不了解,为何法官会留一队人类在圣山,而圣山禁地最深处藏着的,又是谁。

  等到击败法官,这些秘密也就都清楚了。

  法官说道。

  “如果要说我在万兽世界里达成的成就,那可以说上一整天。”唐闲今日倒是一点不怂。

  法官冷眼看着唐闲:

  “打不过,所以我带了不少帮手,而且我与你迟早会有一战,既然避无可避,那不如现在便开始。”

  一道神识落在了唐闲身上。

  唐闲能够感觉到法官在观察自己。

  他不以为意,法官说道:

  唐闲反击道:

  “既然你也去了那座岛,那你就该明白,我若真集齐了兽神传承,你的敌人便不再是我。”

  “那本就是为我而留。”

  法官这句话问的有些急切,话一出口,便又感觉到不妥。

  唐闲与法官的对话,让周围几人听得不明不白,只是此情此景,他们也无心多想。

  因为末日级生物就在眼前,尽管法官不再巅峰状态,身上的伤势依旧没有痊愈,可它也是这个世界最强的生物。

  元雾等人已经时刻备战着。

  唐闲低头不语,沉默了几秒钟后,才抬起头说道:

  “如果我不是我了,今日你还有胜算吗?”

  恐惧开始慢慢滋生在法官内心。

  如果眼前的人类不再是那个人类,那么他只能是伊甸之主。

  这句话真假难辨,但它实在是太多疑,唐闲这种态度,它反而有些将信将疑。

  就在法官迟疑的这一刻,唐闲做出了进攻的手势,他手一挥。

  已然兽化的唐很肉迅速的覆盖在了暗鸦的身上,下一秒,暗鸦的身影一闪,化作一道黑光,在电光火石间,暗鸦已然抽刀,斩断了君临身上的巨大镣铐。

  无论法官如何出神,在它眼里,这个带着鸟嘴面罩的黑衣少年,也都太慢了些。

  但它无法阻止,因为一道它前所为见的奇异的能量将其包围住。

  一股恐怖的切割之力似乎要将其搅碎。

  法官眉头一皱,断然没想到如此手段的攻击,竟然不是来自唐闲,而是来自一个纯粹的人类少年。

  而在那道割裂一切的能量之外,寒冰顿生,恐怖的冰墙将其围住。

  同一时间,娲皇形态的白曼声的手掌上凝聚出金色的光芒。这道光芒倾落在君临身上。

  随后君临赫然发现,身上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整个营救计划,只在须臾间完成。

  元雾发动镜之眼困住法官。

  唐飞机以冰墙隔绝法官。

  暗鸦用那把材质不明的利刃斩断镣铐,唐很肉则负责保护场上离法官最近的那个。

  白曼声则在第一时间治疗君临。用最快的速度将君临从重伤状态,恢复到能够作战的状态。

  君临没有多言,此时此刻任何时间都是宝贵的。

  它撑开翅膀,在力量恢复的瞬间便准备离去,可这时候,它猛然发现,唐闲等人并没有要走的迹象。

  “难不成你以为我真就是专门来救个人就闪?”

  “我知道。”

  君临没有说话了。

  与法官交手后,它不太相信这群人能够对付法官。

  可唐闲没有走,它便也停止了离开战场的念头。

  ……

  战斗已然开始。

  元雾发动镜之眼的次数极为有限,第一次施展镜之眼,在法官不经意间,侥幸命中了法官,但因果领域何其强大?

  原本足以将空间撕裂的能量,却被这道领域分解。

  与万兽的能量不同,如果是万兽所散发的元素之力,因果领域能够将其彻底分解为最初的魂晶之力,并将其吸收纳为己用。

  好比围住法官的冰墙也被化解为魂晶所能吸收的能量,原本被镜之眼斩的残破不堪的身躯,反而因为唐飞机的进攻,而开始恢复。

  但暴君化的人类,则是另一套力量体系,法官无法将其吸收,却也能将这些力量分解为对自己无法造成威胁的状态。

  元雾的镜之眼,终究没办法一直保持着。

  血液从眼眶里流出。

  原本瞬间就能斩杀任何万兽的强大的招数,却因为遇到法官,而开始持续的施展。

  这是最为究极的招数,即便是浩劫级生物也会瞬间斩杀,但他终究是扛不住这巨大的负荷

  冰墙消融,元雾也因为身体状态,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只在这一瞬间,法官的身影便走出了镜之眼的空间,下一个刹那间,它已然来到了元雾身前。

  唐闲也没有想到,镜之眼居然不能对法官造成任何伤害。

  他自然不会放任法官杀死元雾。

  在法官被拉入镜之眼的空间时,唐闲已然进入了燃烧天赋的状态。

  法官的速度,在场唯一能够跟上的,便只有君临唐闲与暗鸦。

  暗鸦的黑刀瞬间又斩出许多名字中二的招式。

  而君临与唐闲也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元雾身前。

  法官的手臂浮现出金属的光泽。

  那赫然是断金兽的崩金碎铁!

  它作为因果之神,所有来自魂晶的能量变化,都可以被分解为最初始的魂晶之力。继而再吸收这道力量。

  但这只是因果领域的守势,它也可以将魂晶最初的力量还原为各种万兽的攻击手段。

  恰如此刻,它的手臂便如同断金兽一般,成为了世间最锋利的杀器!

  因果领域,让法官拥有着近乎无解的防御力,和包罗万象的攻击手段!

  末日级的崩金碎铁,自然强过断金兽无数倍。

  君临的翅膀连同左臂,同时唐闲的右臂,都在一道金色的斩切下,被干净利落的斩断。

  君临与唐闲的身影被击飞。

  两个最接近末日级的强大存在,其联手防御被法官瞬间破开。

  只是唐闲相对来说比君临好些。

  再被法官斩断手臂的瞬间,燃烧天赋状态下,唐闲的生命恢复力极为惊人,如同亚人一般,他的身体瞬间恢复。

  而君临的恢复相比起来就缓慢了不少。

  直到白曼声的治疗手段落在君临身上,它才被斩断的翅膀与手臂,才开始逐渐恢复。即便如此,这恢复能力也弱了唐闲不少。

  除却元雾这样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还有能够做到近乎起死回生的娲皇蛇。

  法官已然确定目标,要将这一人一兽最先杀死。

  只是它的速度下一秒也变得缓慢起来。

  在法官进攻元雾,被唐闲和君临联手拦住的时候,它自然无法看到背部的敌人。

  暗鸦的斩切在它的念头下,道道化为虚无。

  可终究还是有一道斩切,落在了它身上。

  这世间有许多生物,本身没有太强的战斗能力,但却可以不断的弱化对手。藏凛便是其中佼佼者。

  可作为兽神,几乎是天生免疫这些能力。只有一个例外。

  法官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穿着黑衣,带着鸟嘴面罩的少年,它惊怒的说道:

  暗鸦虽然听得懂法官的言语,却不理会法官,趁着法官惊怒的瞬间,他反手就是一套组合斩,什么退魔无双式,极意暴风把魔斩,无我无魔剑法,天魔解体之术等等招数疯狂招呼。

  君临向来是看不起手下败将的,所以对于暗鸦,尽管大家是一个层面的人,君临却认为他比唐闲差了几个级别。

  可眼前唐闲与君临都无法靠近法官,反倒是暗鸦的手段,看似破坏力稍弱,却第一次让法官露出如此忌惮的神情。

  迟缓,晕眩,中毒,腐烂,流血,混乱。

  君临的这些中二组合击,只有一招命中了法官。

  可就是这么轻轻的一碰,那些负面状态仿佛是病菌找到了繁殖的温床一样,开始迅速的扩散。

  唐闲回忆起玄鸟说过的一句话。

  “在所有兽神里,失落知鸟大概是最弱最神秘的那个,但除却破坏神,它是对机械族造成伤害最高的那个。”

  此时见到暗鸦的这一刀,见到法官惊惧的表情,唐闲才终于明白了原由。

  这个时间,元雾的另一只眼,已然瞄准了法官。

  唐闲和君临也感觉到,此时此刻,便是屠神的关键点!

假装是个boss https://www.aisuren.com/Read/706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